保险理赔
当前位置: 主页 >> 保险理赔

你的脸怎么肿了

作者:  来源:  日期:2020年03月12日

“婉晴,你的脸怎么肿了?”一女同学问婉晴。
“是我不小心碰的。”婉晴捂住自己红肿的脸。
这已经是婉晴被父亲痛打后的第三天了,婉晴才将围住半个脸的纱巾拿掉,她以为脸上的手指印已经不明显了。
“碰得?那你脸上怎么有大人的手指印呢?”同学又不依不饶地问。
婉晴哑然,她独自向教室走去。这之前,婉晴和几个女同学在一起跳皮筋,正是课间操休息时间。
脸,是被婉晴的父亲打的。
婉晴是个爱面子的女孩,她不愿意将父亲打她的事告诉同学。
同学的话刺痛了婉晴的心,婉晴来到空荡荡的教室,伏在课桌上轻声哭泣。上个星期天下午发生的事,在她的脑海里像电影般回放着——
北方的九月,天空晴朗,秋风习习,阳光分外妩媚。
星期天下午三、四点钟,在学校操场上,两个九岁的女孩,一个叫林婉晴,另一个叫张保荣,正在400米跑道上学骑单车(单车就是自行车)。她俩都在这所学校读小学三年级,是同班同学。
校门正前方是学校的大操场,它被一条400米跑道环绕。婉晴和保荣就是在这条跑道上学骑单车。操场左边是足球场,右边的前半部分是羽毛球场,后面并排着8个乒乓球台,挨着乒乓球桌不远处是一个跳远的沙坑、还高低杠、平衡木等体育设施。这是一个较为规范的体育竞技场地,曾两次举办过市级运动会,多次举办过校运会和各类大型文体活动。
操场是当地一个热闹的场所,经常能看到人们在这里玩乒乓球、打羽毛球,或者踢足球。
操场也是孩子们的乐园。孩子们喜欢在这里唱歌、跳舞,玩过家家等游戏,也喜欢在这里学骑单车。
婉晴今天特意约了保荣,到操场上学骑单车,她让保荣教她,保荣在她眼里可是一个了不起的师傅。婉晴的单车是趁父亲午睡时偷偷从家里推出来的。
父亲一直不同意九岁的婉晴学骑单车,不管婉晴怎样软缠硬磨,也不管婉晴渴望学骑单车的心有多么迫切。这让婉晴很失望。婉晴认为是父亲舍不得让自己骑他的宝贝单车,怕她弄坏了。
“你还没有车把高,怎么能骑单车呢,等你上初中或者是长到1米5以上,我就教你骑单车。”这是父亲对婉晴说过多次的话,婉晴耳朵都听烦了
婉晴打心眼里不同意父亲的说法。
婉晴的理由之一:虽说我年纪小,可现在班上的同学,大部分都会骑单车,他们中有的还没我高呢?
为了知道自己距1米5还差多少,婉晴让小自己2岁的妹妹帮自己量身高。
那天,婉晴光着小脚丫,站在水泥地板上,身子贴紧墙站着,右脚跟踩着卷尺的蒂把,手里拿着一把卷尺,让妹妹站在小板凳上,给她量身高。妹妹扯着卷尺拉到婉晴的头上,婉晴拿着事先准备好的一把直尺平放在头顶上。
“平了吗?”婉晴伸直脖子,站得笔直,问妹妹。
“平了。”妹妹歪着脑袋,左看看右瞧瞧,肯定地点点头。
妹妹读小学二年级,婉晴绝对相信妹妹可以看准。
“姐姐,量好了。”妹妹一只手扶着直尺子,一只手按着卷尺。
婉晴离开墙壁,仔细看二把尺子交叉在一起的位置,不多不少,是1米 ,又量了几次,还是如此。
妹妹说:“姐姐,我保证是平的,没有量歪。”
1米 ,这个数字,让婉清很失望。因为它距父亲要求的1米5,还差20公分呢。
婉晴的理由之二:等我上初中,可现在我才只上小学三年级,这么漫长的岁月,让我怎么熬啊。
在小孩子眼里,时间总是走得很慢,有时竟好像停了摆的钟表一样。特别是现在,婉晴迫不急待地想学骑单车这个时刻,时间对她来说,就是度日如年。这让婉晴怎么能忍受呢。
“不能再等了,我一定要想个办法。”
婉晴是做梦都想着学骑单车呀,在这种强烈的欲望冲动下,婉晴决定冒险。
婉晴知道,父亲是个讲道理的人,说出来的话,决定了的事,是不会轻易更改的。
婉晴知道,父亲的这辆单车是半年前买的,是一辆飞鸽牌轻便车。买它时,足足花费了父亲三个月的工资。父亲十分珍爱它,看得像宝贝似的。父亲十分爱惜这辆单车,下班后,常拿着抹布擦拭单车,生怕沾上一丝灰尘。已经半年了,单车依旧崭崭新新的,被父亲保养的就像是刚从五交化商店买来的一样。
婉晴知道,父亲生活很有规律,中午必定要午休,即使节假日也不例外。
婉晴心里有了主意。
中午,吃过午饭后,婉晴在父亲面前表现的十分殷勤,主动要求担任洗碗的任务。
“哈,婉晴今天不错,还主动要求洗碗了”父亲眼睛笑成了一条缝,兴冲冲地对妈妈说。
“是啊,我们婉晴长大啰!知道替父母分担家务啦!”妈妈脸上露出欣慰的表情。
婉晴好像一下子真的长大了不少似的,双手不停地忙碌着,嘴里还哼着歌,可她的眼睛却在不断地观察着父亲是不是去睡觉了,妈妈是不是到邻居家打毛线、唠家常去了,单车是不是还放在堂屋没有上锁。
碗很快洗完了,婉晴洗干净手,竖起耳朵,在父亲睡房外倾听,听听有没有父亲打呼噜的声音。不久,婉晴听到父亲房里发出了“呼呼”的鼾声。
盼望已久的机会终于来了。
婉晴蹑手蹑脚,走到堂屋,轻轻推起单车,不发出一点声响,将车推到门坎。这是一个10厘米厚的木门坎。婉晴左脚跨出门坎,右脚用力蹬地,用右肩膀扛起单车三角架的大梁,使出平生最大的气力,将单车推出家门。
这时,婉晴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她快速推起单车,沿着通往学校的公路拚命往前走,人和单车连在一起,不时歪七扭八的晃悠。婉晴趔趔趄趄走着,只用了十余分钟,就到了操场。
有了练武的场地,凭着热情,凭着天不怕地不怕的闯劲,婉晴学着同学们骑单车的样子,将右腿 单车的三角架中,两手捏紧方向盘,双脚上下使劲踩着脚踏板,也许是天助人愿吧,从没骑过单车的婉晴,居然骑着单车在400米跑道上跑了起来。单车在跑道飞奔的时候,婉晴蹬脚踏板,捏刹车,转方向盘,一会儿向左拐,一会儿向右弯,像个有经验的车手一样。
保荣的父母同意她骑单车,平时只要父母不用,保荣就可以把单车骑出来。保荣比婉晴大一月,她俩身高差不多,胖瘦也差不多,但保荣比婉晴却多了一年的车龄。
保荣看着婉晴自如地在跑道上骑单车来回奔跑,说,“婉琴,你学得好快啊。嗯,骑得挺棒”保荣边说边竖起了大姆指。
“我们去溜大坡玩,好吗?”保荣建议道。
“啥叫溜大坡呀”
“就是到老槐树那里,那里有一条大下坡土公路。你骑车的时候,两手紧捏住刹手,两只脚踩着轮子不动,单车从大坡上面蹓下来,速度好快好快,可好玩了,你一骑就知道。”
这时的婉琴,才学会骑单车,脑门子热哄哄的,听保荣说到“蹓大坡”的新鲜词,更来劲了,便兴冲冲地跟着保荣去溜大坡了。
那条大坡是在出学校操场沿公路直走十几分钟的地方。大坡底部,可以看见一棵齐腰粗的老槐树,再往左拐弯,就是一条坡长200多米,坡度接近45度,呈倒“S”型的土公路。这里常有汽车通过。
保荣和婉琴将车推到坡上方,然后保荣给婉琴做示范:保荣右脚 三角架中,双脚踩在脚踏板上,人立在单车大梁上,骑着单车箭一般蹓下了大坡,一直到老槐树处才停了下来。然后,保荣掉转车头,将单车推上大坡,这一过程来回不超过5分钟。
看着保荣的单车在箭一般飞奔,婉晴羡慕极了。她壮着胆子,战战惊惊,学着保荣的动作,踩着单车蹓下了大坡。车的速度很快,可婉晴一点也不怕,只是感觉非常好玩,非常爽快。婉晴在老槐树不远处捏住了刹车。
像保荣一样在大坡上蹓了好几次后,婉晴的胆子大了,胸脯也挺直了,像水里的鱼儿般活了起来。
这时的婉晴,在溜大坡时,不仅不按刹车,而且还不停地踩脚踏板,以加快车子蹓大坡的速度。她感觉这样很过瘾,很好玩。
婉晴和保荣玩得畅快极了,她俩有时并驾齐驱蹓大坡,像两只直插云宵的雄鹰;有时一先一后,像两只在海中飞快奔驰的快艇。
后来,保荣先走了。婉晴继续一个人蹓大坡,她还没有玩够呢。正在婉晴骑着单车忘情地蹓大坡时,突然,老槐树旁一辆东风牌大卡车迎面向婉晴开过来,两车相距不到三十米。
婉晴尖叫一声,她吓傻了,头脑一片空白,连怎么使用方向盘和刹车都不会了,只是在随着单车的惯性往前冲。千均一发之时,司机将车猛地打向右边,婉晴的车从汽车旁飞也似地擦过去,两车车身之间的距离仅10个厘米,好险啊!
单车冲过卡车大约五十米的时候,婉琴听到身后一声大喊“你这个小丫头,疯了呀!”
车开走了。因为心慌,婉琴连司机长得啥样都没有见着。
婉晴从车上下来,左右望了一望,见四周没人,便从车座下抽出抹布,这是婉晴爸爸常用的那块,仔仔细细把单车从头到尾抹了一遍。最后,婉晴又围着车身转了一圈,认为抹得很干净了,就骑着车回家了。
婉晴心中挺侥幸的,暗暗说:“幸好刚才的惊险没被人看到,要是万一被父亲的同事或朋友看到了,那可就遭了。”
到了家门口,见家中没有动静,婉晴悄悄开门,将单车推到堂屋,放在先前的位置。然后,一溜烟跑到自己的房间,装模做样地拿起一本语文书,坐在书桌旁读了起来。
这时,妹妹走过来,拉着婉晴的手,“姐姐,爸爸叫你呢。”
“爸爸叫我啥事”婉晴小声地说。
“我不知道”妹妹摇摇头。
婉晴放下书本,以为是自己偷骑单车的事被父亲发现了,心中不以为然。心想,发现就发现呗,大不了挨一顿骂。父亲平时性格温和,从来舍不得打她一下。家里只有妈妈打人,而且妈妈打骂婉晴时,爸爸还总是护着婉晴,有时甚至为了管教孩子的事,还和妈妈吵嘴呢。
婉晴低着头,走进爸妈的房间。房间空气沉闷,妈妈绷着脸,满脸怒气,狠狠地瞪着她;爸爸脸色是青的,双手紧紧地攥着拳头,像要跟谁打架一样。婉晴从没有见过这种阵势。
婉晴一进门,爸爸连问都没有问,就一个巴掌打在婉晴的脸上。婉晴一下被打蒙了,“哇”地大哭起来,但哭声好像没有震动爸爸和妈妈。爸爸像疯了一样,一反常态,抓开婉晴护着脸的双手,又是一连串响亮的大巴掌砸在婉晴娇嫩的脸上,边打边对婉晴咆哮着:
“说,你今天下午推我的单车都做了些什么?”
“你还要不要命?”
“想不到你的胆子真大啊,连走汽车的大下坡公路都敢骑,我到现在都不敢骑呢,你真是吃了豹子胆了”
“你太让我失望了,我说不让你骑单车,你就是不听。”
……
火辣辣疼痛的面庞、父亲愤怒的责骂,伏在桌上的婉晴明白:父亲一切都知道了;但婉晴不明白的是:短短的时间内,为什么父亲知道的这样清楚?难道父亲有孙悟空的七十二变本事吗?婉晴暗自在心中纳闷。
上课铃响了,同学陆续返回教室。

很多年后,父亲成了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没有了当年处事的精明、能干、敏捷,但性格依然坚强,依然处处替别人着想,过着俭朴的退休生活。现在,婉晴的父亲除了下棋外,就是做饭、带孙儿孙女,他是孙儿孙女无限依恋的好爷爷。
“爸爸,当年你咋知道我去蹓大坡了?”有一次,婉晴忍不住问父亲。
“哦,那是很远的事了。”
“是司机到家来告诉我的,他是单位的同事。”
“啊,原来是司机告诉您的呀。”我恍然大悟。
“司机说,你那次很危险啊,差点就没命了。那次,你真让我和你妈妈吓坏了。所以才狠狠地教训了你一顿,是想让你长记性,不要拿生命当游戏玩。”
“爸爸,那时我太不懂事了,太惹您生气了。若不是您及时的教育,真不知道我以后还会出什么事情。我现在想起来都后怕呢。”
“那次,我那么重的打你,我也很心疼啊!我的心在滴血,手也在颤抖,我疼了好长时间,心和手都在疼”说这话时,父亲的眼圈泛红了。
“爸爸,我知道您疼我、爱我,你那么严厉地教训我,是想让我明白生命的宝贵,是想让我接受教训,以后不要再做冒险的事情了。”婉晴含着泪说。
婉晴已成了一个孩子的母亲,她早已深深地理解了父亲当年的一片苦心,也从父亲身上学会是什么是爱。
爱,就应该教会孩子——珍爱生命;
爱,就应该告诉孩子——生命拒绝侥幸;
爱,就应该让孩子懂得——生命没有下次。

共 4697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父爱是多种多样的,因为骑单骑而遭父亲的殴打,其实也是父亲对自己爱的一种表达,要知道当时父亲更多的是对自己的担心!【编辑:李荣】
1 楼 文友: 2009-08-15 21:04:06 此篇小说应退稿,主编看到后请做退稿处理 喜欢文学、音乐
2 楼 文友: 2009-08-16 19:24:12 不好意思,给编辑和主编添麻烦了。这篇稿件我是特为亲情征文而写,但投稿时竟忘记添加“亲情征文”字样,请主编删除此文。感谢。
 楼 文友: 2009-08-16 20:47:42 有哪个父亲不担心自己孩子的平安呢?因爱生恨而动手打孩子也是一些父亲的简单粗暴。这篇小说让我想起自己小时学骑车的情景,感到很亲切。作品语言流畅,满含深情,人物塑造也生动形象。问好!
4 楼 文友: 2009-08-17 19: 2:00 发表评论ID: 古渡 发表时间:2009-08-16 20:47:42 [删除]
评论内容:
有哪个父亲不担心自己孩子的平安呢?因爱生恨而动手打孩子也是一些父亲的简单粗暴。这篇小说让我想起自己小时学骑车的情景,感到很亲切。作品语言流畅,满含深情,人物塑造也生动形象。问好!
____谢谢古渡老师鼓励。祝好!
5 楼 文友: 2009-08-19 19:57:27 发表评论ID: 游客 发表时间:2009-08-19 11:58:16 [删除]
评论内容:
看了你写的文章,让我回忆起童年时代,那时的我是一个任性,调皮,不听话的孩子,其实父母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儿女健康向上快乐的成长,现在我的儿子已读高三了,我也像我父亲教导我一样来教导他,才感到父母的良苦用心啊。
____十分感谢朋友点评。
6 楼 文友: 2009-09-0 09:54:58 爱孩子,这是所有生命都会的,重要的是,我们怎样爱孩子?小说提出的这个严肃问题是非常深刻的。
7 楼 文友: 2009-09-0 11: 2:21 很感动哦,我的小说比不过你的。呵呵,细节描 的很美 流金岁月,爱我所爱
8 楼 文友: 2009-09-04 10:57:18 发表评论ID: 耕天耘地 发表时间:2009-09-0 09:54:58 [删除]
评论内容:
爱孩子,这是所有生命都会的,重要的是,我们怎样爱孩子?小说提出的这个严肃问题是非常深刻的。
________谢谢耕天耘地主编点评!
9 楼 文友: 2009-09-04 10:58:08 发表评论ID: 枫叶飘飞 发表时间:2009-09-0 11: 2:21 [删除]
评论内容:
很感动哦,我的小说比不过你的。呵呵,细节描 的很美
________谢谢枫叶飘飞点评!哪里啊,我还要多向您学习哦!
10 楼 文友: 2009-10-19 15:52:01 爱,就应该教会孩子——珍爱生命;
爱,就应该告诉孩子——生命拒绝侥幸;
爱,就应该让孩子懂得——生命没有下次。
一记老掌,打出了浓浓亲情! 爱好文学并愿以文会友。抗深静脉血栓吃什么药
东莞白癜风专科医院
苏州十佳牛皮癣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