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产继承
当前位置: 主页 >> 遗产继承

簌簌秋雨拍打在房檐和青石板路上发出沉闷的

作者:  来源:  日期:2020年01月22日

簌簌秋雨拍打在房檐和青石板路上发出沉闷的响声,几片落叶在风中上下的翻腾,痛苦地忍受着冷雨的鞭打,终究浸透,如一片黄纸,徐徐坠下,落入泥泞的水洼。
莫兰芝撑着雨伞匆匆地行走在幽暗的胡同里,隔着蒙蒙细雨远远地便能看见周公馆里灯火通明。家中正举办聚会,她是偷偷溜出来的,这会儿,正试图从开在胡同里的后门再溜回去。
她抹了抹旗袍上的皱褶,希望它还能像原先一样整洁。但是风越来越急,雨伞很难阻挡雨水的灌入,衣摆和鞋袜已经湿透。她现在这个样子,是断不能从正门回家的。唯一希望吴妈没有将后门锁上,吴妈五十来岁,耳朵不怎么灵敏,别说这雨夜隔着后院敲院门,估计就是在她耳旁说话也必须扯开嗓子才行。兰芝必须悄悄回到家中,如果被人撞见,一时她还想出如何扯出一个圆满的谎言来骗过全家。
离后院越近,家里的喧嚣声便越加清晰,似乎可以听见丈夫酒后发出的歇斯底里的大笑声。兰芝嫁进周家快两年,她越来越受不了丈夫富家公子的糜烂的生活。她是一个受过教育的新女性,可在婚姻上还是没有自主权。夫家家境殷实,与娘家乃世交。他们的婚姻自小就已定下,当两年前夫家提出完婚时,莫兰芝明白自己的快乐日子结束了。
后院门口立了两个小石狮,不过个头与正前门的两座石狮相比要小上好几倍,它们乍一看就像两个小石墩,而且狮身已有多处开裂,底座也松动了。兰芝每天总会找机会来看上几眼,因为底座下有时会压着一块土蓝色的手帕,那里面有上级传达给她的任务。
今天傍晚,她就在这取到一个的新指令,要她去西城诊所通知林医生带着潜伏在诊所里的同志迅速撤离。可是今天是周家三姨太的生日,家里宾客亲友齐集一堂。她整晚都为不能出门而忧心忡忡,直等到大家酒兴正酣时才成功地溜出去。那时天色已晚,好在出了胡同便有一辆人力车,终于在午夜之前赶到西城诊所完成了任务。刚准备离开时天突然下起雨,且有越下越大之势,于是林医生给了她一把雨伞。现在衣袜尽湿,想掩盖行迹就显得更加困难。而且还不知道自己悄然离家是否已被发现,想到这她不禁心慌意乱。
她轻敲了一下后院的门,门“吱”一声伸开一条小缝,显然门没有锁,只是掩上了。她侧身进去,院中无人,于是迅速关上院门,并插上门栓。她把雨伞立在后门的门廊下,掸了掸衣服上的水珠,推开后门,蹑手蹑脚地溜上后楼梯,来到二楼自己的卧房。
莫兰芝的丈夫在家排行老二,名可文,上有一个姐姐,已出嫁。夫家世代经营丝绸生意,周老爷周百昌是个精明世故的生意人,他的大太太生了周可文后就病故了。于是周老爷续弦娶了一个官宦人家的女儿,姓苏名蕙,可惜体弱多病,常年汤药不离口,未能生养。于是二姨太视可文为已出,溺爱尤甚。可是周百昌娶了二姨太没过几年又娶了戏子陆伶儿进门,今天便是为陆伶儿庆生,于是周公馆整晚都浸没在觥筹交错,笙歌鼎沸之中。
兰芝换了身衣裳,正准备下楼。突然听见街上传来几声枪响。她立即来到窗边,将窗帘拨开一条细缝向外望去,可是什么也没看见。这几日特工总部的人在城里到处抓人,说是在抓抗日分子。此刻,她在心里暗暗祈祷林医生等一组人可以安全撤离。
她边想边下楼来到客厅,三姨太正在为大家唱《夜听琴》,似乎大家都没有发现她足足消失了几个时辰。丈夫周可文已喝得烂醉,周百昌正为他在人前失态而面露愠怒之色。兰芝立即上前扶起丈夫将他带回房间,进了卧房将丈夫安置在床上。她突然想起自己的伞还在后门廊下,那是一把黑色西洋伞。佣人们一般不会用这种伞,留在后院定会让人生疑。于是她又悄声穿过二楼过道准备去后门取伞。经过二姨太的房间时,只见她的房门虚掩,里面隐约听见有人在说话。她侧身隐于门外暗处屏息细听,二姨太与吴妈正小声说着什么,声音极低,听不清楚。突然传来有人上楼的声音,她赶紧向后楼梯蹑脚跑去。当她打开后门时,廊下空无一物,雨伞已不见了。
第二天已是日上三竿,周可文还在呼呼大睡,莫兰芝对丈夫这种终日无所事事,游手好闲的生活极为反感。她想叫醒丈夫,可是喊醒又有什么用。他无非在家闲晃半日,便又出门,不是去听戏,就是打麻将,或者下舞场找 。他不管在生活情趣,还是在精神追求上,与莫兰芝都相距甚远。兰芝知道总有那么一天,她会离开这个腐朽的家庭,离开这个庸俗的丈夫。
她将自己稍稍打扮了一下,今天她要回娘家一趟,明天父母将带着弟妹一起离开上海移居香港。自开战之后,父亲就陆续把资产向外转移,家里在内地的几处产业早已虚空,并且内地低迷的经济状况即便留下也难以为继。另外弟妹年龄还小,父亲希望可以有一个稍许安定的环境让他们好好读书。兰芝一想到以后身边再无亲人的陪伴,便感到怅然若失。好在现在有一件更有意义的事情在等待着她,这稍稍冲淡了一些亲人远离带来的痛苦。
半年之前,她偶遇女校的老同学陈雨珍,陈雨珍向她展示了一个更具理想、更加美好的人类社会。这使她有了新的理想,新的人生目标。她感到自己即将枯槁的身体重新蓬勃起来,一股新的血液开始注入身体,自己正在焕然一新,眼前已亮起了一片黎明的曙光。
莫兰芝换上一身淡紫的修身旗袍,在脸上略施粉妆。临走时又走到窗边,向后院看了一眼。院门开着,只有吴妈一人在那里打扫。她又看了一眼熟睡的丈夫,轻轻地离开了房间。经过二姨太的房间时,见房门半开着,忍不住又向里看了一眼。二姨太苏蕙正在念经,这是她每天必做的功课。兰芝没有打扰她,径直走下了楼。楼下无人,她已习惯这家人的生活作息,所以她也无需跟谁请安或告假。她看了一眼门厅旁立着的大钟,便匆忙走出了周公馆。
她在娘家一直呆到吃过晚饭才离开,离开时母女两人更是哭得跟泪人似的。母亲舍不得将她一人留在上海,但她毕竟已出嫁,除了伤心不舍,无奈也无他法。莫兰芝心神忧郁地走在回家的路上,心里想着父母弟妹将有些日子无法相见,可能更久……或许已是今生,更是伤心欲绝。她用手帕拭去眼角的泪水,仰望夜空,除了幽幽黑夜,星月无迹。一阵风吹来,她打了个寒颤,深秋的夜已有初冬的寒意,只觉得寒风刺骨,心已凉透。
快到家时只见附近的几条街巷已被日本人和特工总部的人封锁,拉起警戒线。说是在找什么抗日分子,经过的人必须逐个检查。
莫兰芝立即警觉起来,她镇定了一下情绪,让思绪暂时从离别的痛苦中抽离出来。她来到警戒线前,报了姓名和住址,顺利走了过去。
走过那些三三两两站在街角巷尾的特务,兰芝远远地看到家门前停着几辆汽车,周公馆大门洞开,门口还站着一排日本宪兵。她的心不禁往上一凛,心想家里不会出什么事了吧?细想又觉得不太可能。周家上上下下都是趋炎附势,唯利是图的商人。在汪精卫政府宣传维持新政府的经济新秩序,恢复上海的商业繁荣的商业大会上周百昌早已急不可耐地表过忠心。所以在周公馆别说有抗日分子,就连一只会咬人的猫都没有。
兰芝边想边往周公馆走去,还未走近,一个特务拦住了她。
“你干什么的,去哪?”特务问。
“我回家,我住这。”她指了指周公馆。
特务看了看她,见她一身富家太太的打扮,便点了点头,示意她可以进去。
进了周公馆的大门,见院中有几个特务正在抽烟聊天。见她进来,也只是看了两眼,并没有上前阻拦询问。她舒了一口气,她并不是怕他们问些什么,而是从心里不愿跟这些汉奸走狗多说一句话。
兰芝刚踏进门厅就听见客厅里传来周百昌令人作呕的甘言媚词。她停下,探身向客厅里望了一眼,只见丈夫也在里面坐着。这样的情形是极少见的,一是他很少会整晚待在家里,另外就算待在家里也不会跟着父亲一起会客。可能今天事比寻常,他才会这般乖乖地待着,如果平时她只是对丈夫的浪荡而心怀怨气的话,那今晚还增添了一份鄙视。
她轻轻走上楼,见吴妈刚好在关二姨太的房门。
她轻声问:“是睡了吗?”
“没有,是又病了,一整天都咳喘不止,下午的时候都咳出血来了。”吴妈担心地说。
“请医生了没?”
“请了,日本人来之前,林医生刚好给二姨太太看过病回去了。”
兰芝一听吴妈提到林医生,忙问:“哪个林医生?”
“就是西城诊所的林医生。”
兰芝在心里大叫了一声,昨晚不是通知林医生他们转移了吗?这是怎么回事?没有走吗?
此刻,她的心狂跳不止,人也跟着燥热起来。她甚至觉得日本人突然来这一带搜查就是在找林医生。如果真是如此,那林医生是暴露了吗?现在人又去哪里了?是否安全?兰芝在心里不停地发问,可是没有人能回答她。
她现在脑子乱极了,这会儿家里坐着日本人,是不可能再出去了。她忍不住埋怨自己为什么一整天都待在娘家,没有想到去西城诊所再去瞧一眼。
她来到楼道尽头的窗边,看见日本人正在撤离,接着听见前门有汽车发动的声音,很快就看见不断向远处移去的汽车尾灯,直到它们完全消失在黑暗里。她重重地吐了一口气,心想这些人终于走了。她抬起手腕借着昏暗的灯光看了一下时间,时间不算晚,刚过九点。如果此刻自己可以出去的话,她想去诊所确认一下,尽管这样很冒险,可是待在家里她根本无法安心。她连忙走进自己的卧房准备换一身方便的衣裳,就在她关上房门的一刹那,她呆住了。门后斜靠着一把黑色洋伞,就是林医生昨晚给她的那把。
这把消失的雨伞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自己的卧房里?她不自觉地向后退了两步,好像看见了什么可怕的东西,跟着跌坐在床边。就在这个时候,丈夫周可文推门进来,见她正在发愣,便过来摸了摸她的额头。见她不像生病的样子,便在她的身边坐下。用手绕过她的脖子,一脸抱歉地说:“对不起,今天没有跟你回家……”
“没事,你去了也不过是看着我们没完没了的哭罢了。”
“你的眼睛都哭肿了。”
“是吗?”兰芝心不在焉的回答。
“可不是,明早包些茶叶冷敷一下,不然就不漂亮了。”
“我本来就不漂亮。”她说着便准备起身。
可是丈夫却一把将她抱住,并贴着她的耳根说:“谁说的,你要不漂亮,怎会做我周可文的太太。”
她想推开他,可是丈夫却越抱越紧,一直将她抱卧在床上。
莫兰芝熬好药,将药端进苏蕙的房间。
推门进去,见窗户大开,窗帘被风吹得掀到半空中。虽然外面阳光明媚,可是秋天的风还是透着刺骨的寒意。
兰芝急忙将药放下,去关窗户。
“别关!”苏蕙坐在床上阻止道。
“风太大了,你身体还没好呢,经不起被风这么吹的。”
“好不了了。”
“怎么会呢?两天药吃下来,不是好了许多了吗!”兰芝边关窗边说。
“那都是假象,我的身体我自己知道。”
“二太太尽说丧气话。”
苏蕙苦笑了一下。
“兰芝,你去后院小巷瞧瞧,那个卖果子的小贩来了没?这药太苦,想吃一点新腌的梅子。”
兰芝正愁没得空闲去后门看看,听见后立刻答应,跑下楼去。
她推开后门,见小石狮底座下的裂缝变宽了一些,心里莫名一阵欢喜,她知道那是因为有东西正压在下面。她向四周看了看,见没有人便将手往那裂缝伸去。还是那个土蓝色的手帕,她匆匆打开,里面的一个叠成四方小块的纸条,她将纸条塞进鞋里压在脚下,又将手帕塞了回去。
这时,远处传来卖果子小贩的吆喝声,她努力掩饰着内心的兴奋,静静地等着小贩走近。
等苏蕙吃完药,她连忙回到自己房中,丈夫早已出门。她拿出纸条,上面写着:“诊所同志很安全。铁鹰。”
她激动地差点叫出声来。
突然传来敲门声,她急忙将纸条藏起来。
打开门,是吴妈来传话,说刚才二少爷打电话来说,自己正在友谊百货买东西,出门时忘记带钱,让她去一趟。
吴妈走后,她愤愤地拿起钱包,心口涌上一股怒气。想到现在凡是有一点血气的中国人都在为国担忧,可是自己的丈夫既不管家事,更不理国事。终日流连于娱乐风月场所,不是买东西,就是捧明星,过着奢靡浪荡的生活。她曾跟陈雨珍提过,希望组织可以让她离开上海,到抗日前线去。可是陈雨珍却说,她现在就在抗日前线,这里就是她的战场,这里更需要她。可是到目前为止组织上也只是让她送送情报,这已不能满足她想参加更多抗日工作的愿望。陈雨珍要她耐心等待,要她先做一名优秀的情报人员。她接受了,她是相信雨珍的,至少在这个家庭里她看不到救国的希望。为了抗日革命,她现在唯一需要做得就是忍受自己的丈夫,这个花花大少。
她叫了辆人力车来到友谊百货的门前,只觉得门外多了些奇奇怪怪的人。她没做停留,下了车立即走了进去。
在女装部找到丈夫周可文,他慵懒地坐在一张沙发上,女营业员拎着几件套装站立在一旁。他见兰芝来了,立即让她进更衣室试衣服。

共 9 6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小说依托抗日救国为背景,讲述了地下党铁鹰为了开展抗日工作,对外隐藏自己的真实身份,包括新婚的妻子。妻子也是地下情报人员,面对醉生梦死的铁鹰,妻子是又恨又气。恨他国难当头,不思进取;气他整日整夜喝酒,过着奢靡浮华的生活。一次执行任务,真相大白,原来铁鹰就是自己无能的丈夫。妻子幸福难抑,激动不已!文章语言流畅,人物塑造得有血有肉,形象生动,细腻;故事情节逼真,画面感强,一波三转,设疑解疑,峰回路转,将为国为民奉献自己的共产党人,刻画的惟妙惟肖,淋漓尽致。是一篇具有爱国主义情怀教育的好文章。荐赏!【编辑:雅润】【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F1708160009】
回复1 楼 文友: 2017-08-1 15:45:04 雅润老师,辛苦您了。
2 楼 文友: 2017-08-1 15:54:4 环环相扣,设局巧妙,对环境描写和主人公内心世界描写很细腻,几个关健人物有血有肉,塑造成功。拜读学习。不足之处嘛,你还年青,穿越不到那个时代生活,所以 开玩笑了。 狗不弃家贫子不嫌母丑
回复2 楼 文友: 2017-08-1 16:05:51 呵呵,不要想多了。我只是崇拜英雄。
 楼 文友: 2017-08-1 16:14:46 啊,我是说缺少特定历史环境下的生活气息与氛围,与其它无关。我可不八卦。 狗不弃家贫子不嫌母丑
回复  楼 文友: 2017-08-1 16:17: 7 你也回不去呀。呵呵
回复  楼 文友: 2017-08-14 07:06:52 其实我是经过研究再下笔的,我没有脱离那个时代,并且在多方面比如人物语言上都保留了时代的痕迹。我们对一个时代认识都是有自己角度的。
4 楼 文友: 2017-08-1 20: 5:48 公子神速,加上《白月光》快够一个长篇了。小说很精彩,用细腻的笔触描写一位有血有肉,有热情有感情的地下女工作者,侧面描写了另一位革命者铁鹰,于高潮处抖包袱,耐读,好看!就是要敢于尝试各种题材,于实践中找不足,缺哪补哪,支持你! 字是纷飞雪,朵朵入梦来……
回复4 楼 文友: 2017-08-14 07:08:52 谈不上补什么,只是一个新尝试,我是没禁忌的,尤其在创作上。
5 楼 文友: 2017-08-14 08: 0:25 故事精彩,引人入胜,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心理描写,惟妙惟肖。美女写出大作,佩服!佩服!点赞!
6 楼 文友: 2017-08-17 08:4 :1 好一篇精彩小说,为铁鹰点赞,为月公子妙笔生花点赞。祝贺加精! 老土祝您写作愉快!
9 楼 文友: 2017-08-17 1 :25:24 恭喜作者获评精品,祝你佳作不断!
10 楼 文友: 2017-08-17 17:20:2 祝贺老师精彩小说加精!点赞学习 原网名:千年回眸止咳药不含防腐剂效果咋样
四川白癜风医院地址
清远治疗妇科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