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产继承
当前位置: 主页 >> 遗产继承

北方N市

作者:  来源:  日期:2020年01月22日

北方N市,这是一座二线省会大都市。
三月末,乍暖还寒,昨夜刚下过一场小雨,路有点滑。在通往天涯居小区路段,琴雪姑娘驾驶着男朋友那辆红色桑塔纳慢速行走,心情十分愉快,车速不快,最多二十公里/小时。突然,似乎有一物在车前一晃,琴雪暗道一声不好,赶快踩死刹车,小车“吱”的一声尖叫,向前滑行了一米多才停了下来。
“坏了,出事啦?”
琴雪两腿打颤,面色苍白,心里狂跳。她哆嗦着走到车前一看,只觉得脑袋一阵轰鸣,差点晕倒在地:一位农民模样的中年男子绻缩着横卧在车前,双手抱着右腿,狼一般厉声哀嚎着:“我的妈呀,救命啊,我的腿,我的腿断了,啊呀,啊呀呀,疼死我了!”
很快,事故现场便涌来数十人形成二层人圈,把琴雪圈到中间。
“抓住她别让她跑了,她把人压伤了。”
“姑娘,你开车怎么这样不小心?看把人压得,啧,惨那。”
一个奇装异服的小伙子急急挤进圈内将伤者抱起,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大哭道:“哥,你这是怎么了?哥啊。”
一个年约五旬的男人轻轻一拉琴雪衣襟说:“姑娘,这些人你惹不起,以我看,私了算啦。”
“私了?那得出多少钱?”
“我去问一下,姑娘你等着。”
中年男人走到奇装异服的年轻人跟前,比比划划和他说了几句,然后对琴雪说:“伤者家属的意见,私了也行。”
“那,他们要多少?”琴雪问。
中年男人看了看伤者,伸出一个指头说:“十万。”
“十,十万?”琴雪吃惊地瞪大了眼睛。
一个西装革履的壮年人搭话说:“不多不多,你看他受了怎么大的伤,即使把腿伤治好了,也难免落下终生残疾,你掏十来八万,不多。”
琴雪吓傻了,结结巴巴地说道:“可我,我没那么多钱啊,这,这可咋办?”
“姑娘,报警吧。”一路人低声提醒她说。


云山区交警大队事故中队长秦林等人忙完现场勘察后,将伤者送往医院急救,将琴雪和车连同两个现场目击证人,一并带到交警大队。
“秦队长,我冤枉啊,看到有个物体在车前一晃后,我立刻采取了紧急制动措施,我的车子没撞到人,没有,没有啊!”
琴雪粉面发赤,泪水吧嗒吧嗒往下流,娇躯还在微微颤抖。
秦林微微一笑说:“有没有撞到人,我们自会查清楚的,你需要配合我们调查,在案件没有调查清楚以前,你的车还得在我们这里放几天。”
“这个,这个。”琴雪搓着双手,眼眶里噙着泪水。
“没问题警官,我们会全力配合你们调查的。”男友田建军赶忙一拉琴雪的衣角说:“琴,要听警官的。”
“嗯。秦队长,我相信你们。”
琴雪从坤包里掏出一叠纸巾,擦了擦再次涌出的眼泪。
秦林扭头对民警常玉说:“小常,带她和证人去笔录。”
两小时后,分管事故处理业务的副大队长郭黎明召集事故中队所有民警,对琴雪撞人致伤一案进行研判。
“秦队,你先说。”郭黎明副大队长扫视了在场民警一眼,将目光停留在中队长秦林脸上。
“好的。”秦林抬起头来,清咳了一声说:“同志们,大家知道,在我辖区内,半年来连续发生了十多起机动车撞人致残这样的交通安全事故,每起事故都很奇离。就拿这次交通事故来说,从琴雪车上的行车记录仪可以清楚看到,她的车根本没有触及到伤者,可伤者的腿确实断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不知你们注意到没有?这数十起交通事故竟然惊人地相似,且有一个共同的特征,就是肇事车辆根本没触及伤者的身体,但伤者却受伤严重,不是折了腿,就是断了胳膊。同志们请注意,问题特殊就特殊在,每次事故之后,伤者总是伤在这两处,且每次总是由伤者家属提出私了,索要的赔偿金都在十万元以上,一两次或许是偶然巧合,但连续发生十几起,这说明什么?说明可能有人,不,应该是一个团伙,有组织,有预谋地碰瓷诈骗。同志们,就从琴雪这次事故开始,我们换一个角度侦察。”
“什么角度?”女民警刘景红偏着脑袋问道。
秦林神秘一笑说:“从伤者身上查起。小常,你负责外围调查,走访知情者,调取案发现场所有的监控,密切注意与伤者来往的所有人员。”
不觉一周的时间过去,案件调查有了重大进展。
晚饭后,秦林相邀郭黎明副大队长一块到东河公园散步。
“郭队,据知情人报告说,被撞受伤的那人在一家期货收购站打工,伤者所谓的弟弟与伤者毫无亲属关系,现场几个傍腔起哄的人,与伤者同属一个单位。这家企业名义上经营期货收购,实际上是一个组织严密的专业碰瓷公司,而且这个碰瓷团伙在作案时分工十分明确,有人专司侦察,有人乔装伤者,有人现场调解促成私了,有人起哄助威,一旦警方介入,还有人站出来做伪证,整个诈骗过程几乎天衣无缝。”
“秦林,这个情况很重要,我的意见是……”
郭黎明凑近秦林一阵耳语。
“有道理。”秦林点头表示赞同:“郭队,你看谁比较合适?”
郭黎明手一摆说:“你们事故中队那十几号人肯定不行,因为你们经常出面处理交通事故,嫌疑人对你们比较熟悉。我想,邀请办公室主任王进京出马最为妥当,王主任十年前曾担任过事故科的科长,算得上一位经验丰富有胆有识的侦察能手。秦林,你准备好录像录音微型设备。”


上午九时许,一位衣衫褴褛跛脚驼背满脸胡须的老人走近一座二层七间大小的临街民房。老人揉了揉昏花的眼睛,望了望大门上那块铸刻着“云山区九哥中介服务公司”的铜牌自语道:“嗯,就是这里了。”
推门进去后,一个妖艳的年轻女子直起身子,秀发向后一甩,娇滴滴地问道:“老人家,你有啥事?”
老人用拳头锤了锤后背,轻咳了两声,嘶哑着嗓音说:“我想求个职业。”
“什么?”
妖艳女子瞪着眼看了老人足有一分多钟,突然放声大笑说:“你老真逗,都这把年纪了,而且还跛脚驼背的,你还求职?求什么职?我看,你去养老院问问还差不多。”
老人一脸的严肃:“姑娘,你可别笑话我老人家,别看我年岁大了,身体也有残疾,但身板硬朗,浑身有的是劲,五十斤重的大米袋,老人家我往肩膀上一扛,一口气能上到六楼。”
娇艳女子见老人一本正经的样子,收敛了笑容,站起身来上下左右打量了老人一番说:“到是,虽然你老干不了力气活,但有种活儿你老一定能做。”
老人眼里突放异光,遂急问道:“真的?姑娘,你给介绍一下呗。”
“行,你稍等。”
娇艳女子坐下,拿起桌子上的座机拨通了一个电话:“喂,刘总吗?我这里有你需要的合适人选,怎,让他去你那里一趟?”
“姑娘,啥单位?”
娇艳女子抿嘴儿一笑说:“华泰贸易公司。”
走出中介公司,老人掏出手机,向一个叫“民之魂”的好友发出一条短信:注意,华秦贸易,请配合行动。


“这就是华泰贸易公司?我操。”
这是云山区一处废弃了的小型菜市场。走进公司大院,映入老人眼帘的,是满院子横七竖八胡堆乱放的旧家具、旧门窗、旧货架、旧家电……
“你好。”
一位大腹便便满脸横肉的中年人悄无声息地走到老人跟前。
老人吓了一激凌,脑袋一缩,赶忙回答说:“是,是的。你是?”
“鄙人姓刘。”
老人双眼里光芒一闪:“你就是刘力源经理,刘总?”
“是的。听说你老要找个活干?来,到我的办公室,咱们面谈。”
“好,好。”老人点头哈腰,满脸堆笑,赶快给刘总递上烟。
刘总办公室并没有老人想象的那么豪华,极其普通。
“说说,按你老的情况,能干点啥?”
“刘总,你看,就我这把年纪,这付模样,能做啥活?”
“这个嘛。”刘总将烟头掐灭扔进烟缸里:“收废品,送货?你脚腿不便。上门催债?你年龄不行。看门房?咱有保安。能做什么呢?实在想不出来。”
老人听刘总的话,是没有收留他的意思,赶快掏出香烟递上:“刘总,求你了,看我孤苦伶仃的,身边连个子女都没有,咱总不能饿死不是?你行行好,给找份活儿干吧,别看我这个样子,其实什么脏活累活都能做。”
刘总两手一摊说:“老人家,实在对不住了,你到另一家看看吧。”
老人似乎急了,腿一弯,就要给刘总下跪。刘总赶忙将他扶起说:“老人家,你这是做啥?”
“你行行好,可怜可怜我这孤绝老头吧。”说着,两眼一挤,流下两滴眼泪来。
“这,嗨。老人家,你别急,让我想想,看还有没有你能干的活?”
思谋了一阵,刘总眼里瞬间光芒大炽,笑着问老人说:“老人家。到是有几样活儿你能做。”
老人眼睛一亮,感激地说:“真的?那敢情好,什么活儿?你说。”
“嗯,嗯,这几样活儿吧,有轻有重,工资嘛,有高有低,不知你老愿意干哪种?”
老人再次将烟递上:“刘总,说来听听。”
“轻活嘛,轻得很,就是敲个边鼓起个哄,做个和事佬抑或证人什么的,但工资每次只有三五百。重活有些苦,受罪,得事先打断胳膊腿,可工资要高出普通员工数倍乃至数十倍,每次多则一万,少则也有五六千。”
老人一愣:“你们算工资,是论次?”
“对,论次。每次任务结束后立即结算,论功行赏。”
“噢。”老人似乎明白,又好像不太理解。稍微一滞,老人笑意立现:“敢问刘总,那重活,怎么个重法?”
刘总深思了一会才说:“老人家,你跟我来。”
老人跟着刘总转到后院,推开一扇破旧房门,一股血腥味加潮霉味直冲进老人的鼻孔,屋内杂物凌乱,空气污秽不堪。
刘总指着躺在床上的一个中年人说:“看,这就是干重活的。”
老人心头一震:床上的这位,不就是琴雪交通事故中的那位伤者吗?他怎么不在医院在这里?看这位的右腿膝盖处似乎严重骨折,整条腿血糊淋漓,疼得他面部抽搐几乎扭曲变形了。
“他这腿,怎么了?”老人十分惊讶。
“被我的人打断的,当然,我们之间是有协议的。老人家,这就是我说的重活,工资每次在一万元以上的特种工。”
老人一哆嗦,摇摇头说:“刘,刘总,这活我做不了。”
刘总两手一摊说:“那就没办法,你只能另谋高就了。”
一看刘总有些不高兴了,老人急忙陪笑脸:“对不起刘总,重活儿干不了,咱干轻活儿行不?”
“行。目前第三特别行动队还缺一人,你负责现场作证行不?”
“行。那,我什么时候来上班?”
刘总暓了老人一眼,诡异地笑道:“现在就可以上班,随他们出去执行任务。”
转身对一西装革履的人说:“申总,带这位老当家下去,教教他怎么干活。”
老人点头道:“行,好的,我先上厕所一趟。”


老人随同几个不认识的人,其中包括那个断了腿的,乘夜色悄悄潜伏在一个居民稀少的偏僻路段,像一群猎人,在等待着猎物的到来。不大一会,一辆日产丰田轿车缓缓驶来。申总手一挥:“哥们,行动。”
就见那个断腿的就地一滚,咕噜噜滚下斜坡,滚到马路上。丰田车一惊,急忙踩住刹车。好险,小车的前轮刚好触及到断腿的那位裤角。
“我的妈呀,我的腿断了,疼,疼死我了,我的妈!”
见司机前来察看,断腿的马上抱起自己的右腿,哭天喊地的狂吼乱叫。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快,咱上医院。”
司机的话音刚落,只听呼哨一声,从草丛中窜出七八个人来。为首一人赫然是那位申总。申总左手一把抓住司机衣领,右手成拳,一拳捣向司机的胸口:“你这车怎么开的?我揍死你。”
别一个瘦弱的小伙子急忙上前拉开申总道:“这位大哥,有话好说,千万别动手。”
“好说?怎么个好说?他把我哥腿都压断了,还有什么好说?”
“你这人怎就像根直棍?”瘦弱小伙子扭身对司机说:“这位兄弟,你看这样好不好?你和他哥俩私了如何?”
“私了?”
“对,你如果同意,我可以给你们作个中间人调解一下。”
“那得出多少?”
申总似乎极不耐烦了,眼一瞪怒吼道:“别他妈的磨蹭了,痛快些,不然老子一刀捅了你信不信?”
司机好像被吓傻了,哆嗦着话不成音:“那就私,私了吧。”
“慢。”人群中突然闪出一位衣衫褴褛跛脚驼背满脸胡须的老者,原本佝偻的腰一下挺得笔直。
申总侧头一看,哈哈笑着说:“老伙计,你有何良策?”
“良策嘛,就是你们跟我到交警大队走一趟。”
“干啥?”
“你说干啥?”老人一把扯掉假发和胡子,露出一幅英俊的脸庞。
申总吃了一惊:“你,你不是咱伙计?”
老者呵呵笑道:“不是你们的伙计,是你们的克星。”
司机也将外衣一脱,露出一身警服,冷笑一声说:“你们不认识他是吧?他可是咱云山区公安交警行业的侦察能手。”
“那你是--”
“我啊。”司机一笑说:“交警大队事故中队中队长秦林,你认识吗?”
“你,你就是?”申总的说话声音都变味了。
“对,我就是秦林,你或许不认识。”秦林中队长一指躺在地上的伤者说:“他总该认识我吧?”

共 47 8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篇小说,构思巧妙,独特新颖,故事性很强,叙述某市黑社会的碰瓷集团通过制造车祸来行骗,很有现实意义。小说很有教育意义,写出了碰瓷者存在的现象和根源,特别是发展到以公司有组织有计划地碰瓷,给人警示。小说中描述的警方与碰瓷集团的斗智斗勇,正反面人物的刻画也很精彩,特别是化妆打入集团的老者。精彩的小说,内涵厚重,感谢发文分享,推荐阅读共赏!【编辑:秋觅】
1 楼 文友: 2018-06-26 20:55:02 精彩的小说,碰瓷团伙的胡作非为,警方与黑社会的斗智斗勇,深刻反映现实生活的小说。感谢赐稿支持,期待更多精彩!
2 楼 文友: 2018-06-26 20:55:4 感谢老榆木老朋友发文支持晓荷社团!
 楼 文友: 2018-06-27 20: :08 好文章赞一个冠心病的表现类型
大连中医癫痫病医院
儿童健脾胃的药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