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动纠纷
当前位置: 主页 >> 劳动纠纷

这片地方全都是有纵横交错的小巷

作者:  来源:  日期:2020年03月12日

这片地方全都是有纵横交错的小巷,大大小小的院落和一间间老房子构成的。当涂征开车到达这里的时候,已经是晚上的十一点多钟了。顾笑言家的四间房子就在这一带的某个院子里。出国将近一年多的顾笑言今天刚刚回国,就急切的给涂征打来电话。他说他这次回国的目的就是为了这四间房子。最近这一代地价飙升,顾笑言拜托涂征一定要赶紧见面商量一下,然后再找最有利的时机脱手。一直以来,凡是涉及到这类大生意,顾笑言都一定会找涂征这位大能人帮忙。
巷子里很黑,而且非常的安静。涂征一边缓缓的开着车,一边扫视着两旁的景物。这种地方好像走到哪儿都是一样的,一样的小路,一样的老墙,一样的木头门。涂征已经好久没来这儿了,他努力的辨认着每一个地方,希望能够找出点滴的标记。就在涂征又漫无方向的拐进一条小巷的时候,他忽然看见从前面的黑暗里走来了一个人。那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手里拎着一个黑皮兜子,急匆匆的像是要赶着去什么地方。看见涂征的车拐过来,那女人赶紧朝涂征招着手。涂征在女人的身边停下车。
“有什么事么?”
“请问师傅,你看见我们家小松了么?”
“小松?没有,这么半天我一个人也没看到。”
“奇怪呀,这么晚了,这孩子跑到哪去了呢?”
“哦?孩子跑丢啦?用不用帮忙找找?”
“哦不用,谢谢。你说这孩子可真是不听话,净自己瞎跑,大人看也看不住。这又是跑到哪儿去了呢?真是的...”
那女人自顾自的唠叨着走开了。
终于,十几分钟过后,涂征找到了标记。他的车在一个废品收购站门前的空场上停了下来。涂征锁上车,向对面的一条很窄的巷子走了进去。接下来一切都跟他记忆当中的一模一样,路的右边有一家食杂店,继续朝前走一条小路就横在那儿。涂征紧走两步,向左拐了进去。这时他终于看到了那棵老槐树。老槐树的右面是一扇虚掩的门,那就是顾笑言家的院门。而这时,涂征看见有一个人正蹲在那院门的旁边抽着烟。惨淡的月光勾勒出了那个人佝偻着的身影,他面前的烟头泛着一明一灭的光亮。涂征又把目光向小路的尽头投了过去,肯定没错!涂征看见那块石碑也还立在那。他记得很久以前自己还特意去看过那碑上的文字,那好象是早年间为了纪念什么人留下的。涂征走到院门的跟前,可是他刚要推开院门,那个抽烟的人说话了。
“你要干什么?”
那声音不大,但还是把涂征吓了一跳。他低下头,他看见那个人也正朝他扬起脸。那是一个骨瘦如柴的老头子。
“你好大爷,我来找我朋友,他就住在这个院里。”
“到这儿来找什么朋友,你是不是找错地方了啊?”
“找错地方?不可能大爷,肯定就是这儿。您是他的邻居吧?他的名字...”
“可是你的朋友不可能住在这里啊。你这个人怎么这么强啊!”
“哎?你怎么知道我的朋友不可能住在这儿啊?这院子肯定不是就您一家住吧?我告诉你啊,我朋友的房子就住在这院里直走向左转第二间。。。”
“这里就我一个人住。”
“什么?”
“不信你推开门看看!”
“我当然要推开门看看,我找了大半夜的找的就是这里。等会儿我还得问问我朋友,你...”
“天哪!”他惊呆了,他眼前的院子里堆满了被捆成捆的报纸和旧铁丝!那里,那里根本就没有一户人家!
“这,这是哪儿啊?”
“废品站啊!”
“什么?废品站明明在路的那一边,它怎么可能...等等,这里总共有几家废品站啊?”
“一家。。。”
“什么?一家?怎么可能?那边的那家...”
“什么这边那边的,小伙子,我跟你打听一件事,你从那边过来,看见我们家小松了么?”
“什么?”
“小松!你看见我们家小松了么?”
“我没看见!”
涂征焦躁的回应了老人一句,就甩开步子向回走去。他觉得自己好象是走进了一个弥漫着鬼气的迷宫里。涂征现在只想赶紧上车离开这里。他顺着原路向右转弯,又经过了左边的那家食杂店。几分钟之后,他就走出了这条窄巷。涂征来到了汽车的旁边,他飞快的打开车门,可就在这时,他突然不动了。他发现自己的眼角里正有个东西在一明一灭的闪动!
他猛的甩过头去,天呐,那个老头子正蹲在前面的地上抽着烟!
小伙子,你从那边过来,看见我们家的小松了么?”
见鬼了!
涂征一头扎进车里启动了汽车。可是突然间他又把车刹住了。因为他看见前面立着那块石碑!
那石碑立在小路的尽头,他根本就开不过去!
而这时,涂征从汽车的后视镜里看到,那抽烟的老头子已经从地上站起了身,缓缓的向这边走了过来!
涂征疯狂的跳下车,绕过石碑,向前方跑了过去。可是没跑几步,他就在右边看见了那家食杂店,然后,在路口的左边,正蹲着那个抽烟的老头子!
“小伙子,你从那边过来,看见我们家的小松了么......看见我们家的小松了么......小松,小松,小松...”
涂征只能继续跑,可是他向左跑,是那家食杂店和那个抽烟的老头子;向右跑,又是那家食杂店和那个老头子!
无论在那一条路上全都是一模一样的景象!
涂征没命的跑着,也不知跑了多久,他自己也不能确定是否已经逃出了那个阴森的怪圈。但是,他只能停下脚步,汗水已经打透了他的衣服。他实在是跑不动了。而这时,涂征忽然听见,从什么地方传来了呜呜的哭声。
涂征循着声音望了过去,他看见在一个阴暗的墙角里,有一个六七岁的小男孩正坐在一块大石头上低声的哭泣着。那小男孩的双臂无力的搭在腿上,从头到脚都是一副可怜的模样。而哭着哭着,那小男孩缓缓的抬起了头。
“叔叔,你看见我妈妈了么?”
“你妈妈?你,你叫...”
“我叫小松。”
“啊?小松?!你是小松!”
涂征猛地回过头,他看见今天晚上遇到的那个拎兜子的女人正站在自己的身后。
“师傅,你看见我们家小松了么?”
“什么?”涂征扭过头,他看了看墙角里的那个男孩,
“叔叔,你看见我妈妈了么?”
涂征又扭回头看那个女人,
“师傅,你看见我们家小松了么?”
天呐!这个女人和这个叫小松的男孩正面对面的呆着,可他们彼此却看不到对方的存在!
“师傅,你看!”
那女人拉开了黑皮兜子的拉链,拿出了一副镶着黑框的遗像!
“你看我们家的小松多可爱呀,哈哈哈...可是他都走丢一年了我都没有找到他...你看见他了么!”
天呐,那遗像上的人正是坐在墙角里的那个男孩!
涂征又没命的跑了起来,四周的景物在他面前疯狂的颠簸着。很快的,他又看见了那家食杂店,而在涂征又冲到那个小路口的时候,他突然和一个人撞了个满怀!
“啊!”
“涂征,你干嘛呢?”
是顾笑言!涂征就像看到了救星一样,猛地站了起来。他冲过去,一把抓住了顾笑言的胳膊,
“笑言,我,我总算是找到你了!”
“涂征,我等了你大半夜的你不来,你一个人在这儿瞎走什么呢!”
“笑言,我看见,我看见...”
“啊?你,你是不是看见他们三个了?”
“谁,哪三个?”
“就是那个叫小松的男孩,还有他的妈妈和他爷爷呀!”
“是啊,你...你怎么知道?这到底...”
“唉,一年前的一天晚上,那个叫小松的孩子自己出来瞎跑。可谁知道,被一辆在巷子里开得飞快的车给撞死了。那司机看四下没人就跑掉了。从此,那孩子的妈妈就整天拎着孩子的遗像在这些巷子里转悠,逢人就问,有没有看见他们家小松。那孩子的爷爷原来是在那边的那家废品收购站打金的,孩子出事之后他就成了植物人躺在医院里。可是后来有人说那孩子和他爷爷又在这些巷子里出现了,那个老头子总是坐在废品收购站的门口抽烟,逢人就问有没有看见他孙子。而那个小松,就坐在一块大石头上哭,向过路人询问他的妈妈。其实啊,他们一家人一直在寻找着对方,可是他们谁也看不见谁。唉,别说这么多了,走,到我们家去看看房子吧!”
涂征跟着顾笑言又来到了那院门的前面。涂征已经记不清今天晚上这是第几次看见这扇门了。而现在,在门口并没有再坐着那个抽烟的老头子。
“进来吧。”
“唉,笑言,今天晚上我可是被...”
涂征愣住了,他看见在那扇打开的远么里面堆满了捆成捆的废报纸和旧铁丝!
而这时,顾笑言也朝涂征转过脸来。
“涂征,其实那个小松是我撞死的。”
“啊?”
“我就是为躲避这件事情才出国的。我原以为已经逃了这么长时间应该不会有任何问题了。可是我一回来,他们一家人还是找到了我。”
“找到了你?他们一家人...”
“是的,我还是没能逃的过去。可是涂征你知道么,我也不想这样做,但撞死那个孩子的时候,我那辆车的刹车有问题,那就是当时你刚卖给我的那辆走私车。”
“啊?!”
“所以,你也跟我...一起进来吧!”

共 28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找不着,逃不掉》该篇小说标题画龙点睛。文字量较为精简,但不影响故事的感染力和引人入胜。整篇小说充满着神秘的色彩,看似平静的语言下隐藏着悬疑,显示了作者异常稳健的叙事能力。故事细节设置尚可,内容曲折离奇,故事的结局更是令人感叹不已和发人深省。正所谓,只要平生不做亏心事 ,半夜不怕鬼敲门。很喜欢这种类型的小说题村,立意不错的小说,值得一读。推荐欣赏!【编辑:简单爱好】【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 042620】
1 楼 文友: 201 -04-25 1 : 6: 6 问好作者!精彩的故事,欣赏了。感谢赐稿江南烟雨 ,期待更多精彩佳作!
2 楼 文友: 201 -04-25 1 : 9:24 呵呵,如果没记错的话,评了作者两篇的鬼故事,写得不错哦,这篇我很是喜欢。再次感谢你赐稿江南烟雨 ,祝你创作愉快!河源男科医院咋样
下肢静脉炎治疗方法
聊城治疗白癜风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