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疗纠纷
当前位置: 主页 >> 医疗纠纷

长在红旗下39参加三秋大会战五班六班比着

作者:  来源:  日期:2020年02月15日

长在红旗下39 参加三秋大会战 五班六班比着干

秋风送爽,秋叶泛黄,金色的秋,金色的光,构成了一幅绝美的秋景图。秋的天空很蓝很蓝,蓝的让人迷惑。几朵白云从天边聚集,如棉絮般向中天腾挪,烘托着蔚蓝的天,那么清朗和幽远。

秋越深,天也越蓝,蓝得叫人心醉,有时澄空,一尘不染,像绒绒的蓝毛毯罩住了苍穹。秋风起,秋叶飘零,风掠过,树上的叶子徐徐落下,借着风力自由地曼舞,划出一个个无规则优美的弧,悄然无声地落在角落里。

秋的田野是丰盈的,五谷丰登,稻穗弯腰,高粱红脸,玉米金黄,果园飘香,一片收获在望的景象。秋用果实回报了春的耕耘,夏的付出;秋用丰收回馈了人的劳作,年的时光。

这一年风调雨顺,天公作美,这座重工业城市的粮食和蔬菜都喜获丰收。

为支援三秋大会战,抢收地里的庄稼和蔬菜,这座城市的中学集体总动员,纷纷到市郊农村参加为期三天的大会战,任务就是抢收还在地里的白菜。164中学的会战地点是地处市区北部的大韩屯,在皇城区三台子北边,距离学校大概有10多公里的路程。

时值11月初,已是暮秋时节,寒潮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袭来,不能眼看着丰收的庄稼遭受寒潮的袭击,那将是很大的损失。行前一天,赵老师作了动员。他说:同学们,这次三秋大会战,意义十分重大,关系到全市人民冬天的生活,这也包括我们自己,我们要以高昂的热情参加这次义务劳动,完成好上级交给我们的任务。这次义务劳动主要是抢收地里的秋白菜,男生负责割菜,女生负责搬运。团员和要在这次活动中发挥带头作用,要求进步的同学也要把这次活动当作对自己的一次考验,我相信我们六班不论做什么,都敢于争第一,敢于当排头兵。大家要把午饭和水准备好,照顾好自己的生活,另外家里有手套的可以带副手套。由于这次劳动的地点比较远,就不在学校统一出发了,集合的地点在6路电车三台子站,早8点集合,同学们不要迟到,我们统一步行到大韩屯,时间大约半小时左右。

第一天劳动,天气不错,虽然气温较低,但阳光充足。早上,同学们乘坐6路电车来到了三台子站等候,快8点时人基本到齐了。成东方点了名,有两名同学没到,赵老师说再等一等。8点零5分,郑兴业和包芳菲才下了6路电车,赵老师没说什么,武鹏飞把队伍列齐后,赵老师说出发。队伍一路向北走出一公里,再向左拐就进入了大韩屯。

广袤的田野上是一望无尽的秋白菜,等待着去收割。大家刚在大队部的场院里站好,五班同学也赶来了,两个班并排而站,但五班的人数明显少于六班,大概少了七八名同学,各个班级全部到齐,队长做了动员。

师生们,我代表大韩屯的乡亲们,热烈欢迎师生参加三秋大会战,这是对我们的巨大支持和鼓舞,向你们表示衷心地感谢!

这次劳动主要是抢收地里的秋白菜,这些白菜是冬天里城市居民的当家菜,在上冻前要把地里的白菜进库入窖储存好,春节前投放市场,满足城市居民的生活需要,这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工作,既是对农业生产的支持,也关系到我们自己的生活,希望通过这次劳动增进工农联盟,增进城乡了解,体现制度的优越性。每班每天要完成4亩地的收割搬运任务,队里预备了镰刀,同学们在劳动中一定要注意安全,要按照老农教的方法正确使用镰刀,完成任务后大家可以早点回去休息。

之后,同学们把带的饭盒送到大队部的灶台,中午老乡会把大家的饭盒溜热,天凉了,吃凉饭胃受不了,队里想的还是比较周到的。

在老农的带领下,同学们步行20多分钟来到了那片菜地。4亩地有多大,大家心里没有概念。到了地里,教大家使用镰刀的老农给每个班划定了面积,同学才对4亩地多大有了直观的印象。赵老师给同学们分配了任务,每个小组一亩地,男生负责割菜,女生负责搬运,完成任务就可以提前回家。这个政策给同学以很大的激励,四个小组长杜子明、吕秀丽、陈根生、郑兴业(关来福进入班委会后,赵老师让他接替了这个职务)他们分别对本组同学做了动员,为了能够早点回家,同学们热火朝天地干了起来。快晌午时,杜子明、吕秀丽、陈根生组完成任务量已经过半,下午3点前就能收工,而郑兴业组却进展缓慢,还不到一亩地的三分之一。劳动委员于得水,走到郑兴业跟前,催促他们加快点进度,别拖班级的后腿,郑兴业把这种好心的提醒看作是整他,当场和于得水口角起来。

谁拖班级后腿了?你什么意思啊?郑兴业身体弱,干活磨磨蹭蹭的,小组长不带头,同学们也跟着磨洋工,男生们也在割菜,但半天割不下一棵,女生们抱起菜走路跟小脚老太婆似的。从这次劳动就能看出大家对郑兴业这个小组长是不满意的,他们宁可晚回家,也不给郑兴业面子,而郑兴业自己没起到带头作用,他也不好去说别人。

我没别的意思,我就是提醒你们加快点进度,你看看其他组都哪了?于得水想这是我的职责,我提醒你一下有什么错。

不用你提醒,郑兴业把灯泡似的白眼珠子翻腾了几下。

你、你这个人咋不懂好赖呢!于得水没好气地说。

你说谁不懂好赖?我怎么不懂好赖了?郑兴业这个上组长当的挺累的,他也多次催促同学们快点干,但组员们不买他的帐,他正闷闷不乐呢,于得水一说他,他就火冒三丈,故意抬高了声调,但有理不在声高,同学们听这边吵吵了,都围了过来看热闹。

于得水也是要脸的人,哪能当着那么多同学的面让郑兴业叫住号,再说你郑兴业这个组确实干得慢,还说不得了,我说你不懂好赖说屈了,我让你加快点进度有什么不对的,让大家评评理。

嫌我们干得慢,你帮我们干哪儿?郑兴业玩起了邪的。

凭什么让我帮你们干?于得水也有点动气了。

不帮我们干,你也没资格说我们,郑兴业越说越不在理。

我是劳动委员,这就是资格,于得水义正词严。

郑兴业恼羞成怒,劳动委员多个屁,听你的是劳动委员,不听你的不是。

你可以不听我的,但请你不要骂人,放尊重点,于得水对郑兴业提出了警告。

我就骂你了,不是,能怎的?郑兴业看武鹏飞走了过来,更加放肆了。

于得水强压住心里的怒气,再次警告,你嘴上干净点,别怪我不客气。

有武鹏飞在场,郑兴业有点狗仗人势,你不客气能咋地?

郑兴业不但一点没有收敛,反而变本加厉,让于得水忍无可忍,他上前一步,薅住郑兴业的脖领子,眼睛紧紧盯着郑兴业那黄白眼珠子,我告诉你,再得瑟我削你!

你敢?你削我试试,郑兴业也去拽于得水的脖领子,于得水一把推开他的手,两人身体有了接触。如果他俩一对一的打起来,虽然于得水个头比郑兴业矮,但体力绝对在郑兴业之上,病恹恹的郑兴业好像一棵草,一阵风都能把他吹倒。

武鹏飞看他俩动了手,拨开看热闹的同学进来拉架,但他明显偏袒郑兴业。他一手握住于得水薅郑兴业脖领子的手,另一只手去按于得水的那个手腕,这样即使郑兴业打于得水,于得水也没有还手之力了。哎,因为啥啊?咋还要打架了?

武鹏飞,请你松开手,因为啥你问他吧!于得水心里知道武鹏飞在拉偏架,但他毫无惧色。

郑兴业看武鹏飞把于得水控制得动弹不得,挥起拳头向于得水的脸部打去,于得水头一歪没打着,于得水使尽力气欲挣脱武鹏飞的控制,但武鹏飞有力的大手使他奈何不得。

武鹏飞你马上放开我的手,你这是拉偏架,于得水怒目圆睁,大声呵斥武鹏飞。

我哪拉偏架了,不拉你俩不打起来了,武鹏飞嘴角流露出一丝坏笑。

这时远处的胡为民、方文友、向云龙急匆匆赶来,许爱华、林有志、李政和也闻讯赶到。

胡为民见于得水挨了欺负,一步上前护住于得水,对武鹏飞和郑兴业说:你俩干哈,俩人打一个啊?

武鹏飞撇了下嘴,谁俩人打一个了,他俩叽咕起来了,我是来劝架的。

你来劝架?有你这样劝架的吗?你是来拉偏架的!于得水气呼呼地说。

劝架是好事,拉偏架就不对了,向情向不了理,胡为民相信于得水说的是真话,而武鹏飞与郑兴业的关系也使他对此深信不疑。

胡为民,你什么意思啊?你看着我拉偏架了吗?武鹏飞倒打一耙,质问胡为民。

我是没看见,但我相信于得水说的是实话,胡为民反驳道。

哼!”武鹏飞不屑地,于得水说啥你都相信,他是你爹呀?”武鹏飞这句话不仅充满了挑衅的味道,而且是对胡为民人格的侮辱。

你会说人话不?不会说少在这儿放屁,胡为民气急之下,也出口不逊了。

你说谁放屁?武鹏飞往前走了两步,身后跟着许爱华、林有志、李政和、郑兴业。

说别人对得起你吗?胡为民也上前两步,与武鹏飞面面相向,于得水、方文友、向云龙站在身后。

双方阵营泾渭分明,武鹏飞那边多了一人。但这时陈根生、刘向阳、赵光华也跑了过来,站在胡为民他们后边,双方优势发生了变化。这场架若是打起来,后果不堪设想,因为双方都有人手里握着镰刀。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赵老师从田埂上疾步小跑赶来,人还没到,他就大声疾呼:都给我住手!同学们闻声转身去看赵老师,因一件小事而引发的一场大战戛然而止。

赵老师跑到跟前,喘了好几口气,才:你们想干什么,寻衅武斗吗?赵老师了解了情况后,对大家说:于得水和郑兴业留下,其他人都劳动去。

赵老师详细讯问了于得水和郑兴业,了解了事情的来龙去脉,肯定了于得水的做法,对郑兴业提出了批评,四个小组就你们组干得慢,于得水催促你一下这也是职责所在,你有什么不服气的。你赶快组织好同学,抓紧时间干活,其他组干完,你们也得干完。

郑兴业答应一声,赶紧组织同学去干活了,但没几个人听他的,还像刚才那样不紧不慢地,只是他比刚才卖力了很多,由于身体虚弱,不一会儿就大汗淋漓了。若是一开始他就这么干,对同学还会有榜样的作用,现在不看他笑话就很不错了。

与六班毗邻的五班劳动效率也不高,六班上午除郑兴业小组外,其他三个组都完成了一亩地的三分之二,而五班正好相反,有的割了一半,有的只割了三分之一。

荣老师为激励同学和大家一起干,每次都从地里抱三四棵白菜送到地头上,但她的亲力亲为并没产生多大的效果。这次劳动虽然缺席了七八名同学,但也不应该和六班有这么大的差距,几个班很努力,任劳任怨的,曾和她作对的李德龙等没藏奸耍滑,干的也是满头大汗的,女生里赫秀茹、王雅婷、朱丽莎、李海燕、苏艳君她们表现的也不错,问题出在哪儿呢?一段时间以来,荣老师感觉有一种无形的势力影响着班级,着风气,使班级日益涣散,没有了凝聚力。刚开始时她曾主观的认定是李德龙那伙人所为,但打玻璃事件澄清后,她知道自己错怪了李德龙。任何一个地方,当邪气占了上风的时候,正气就没有了市场,邪不压正是指大趋势,个别时候也会出现邪压住正的现象。五班正处在歪风邪气占上风阶段,可悲的是荣老师不知道歪风从何来,邪气在哪生。

中午临收工前,赵老师把六班的同学召集到一起,对上午的劳动做了小结,充分肯定了同学们的表现,对大家高昂的劳动热情,积极的劳动态度给予了表扬。同时也对郑兴业进行了公开批评,并要求郑兴业小组下午要加把劲,撵上其他小组,不要拖全班的后腿,争取下午4点前结束劳动,否则赶上晚高峰,不好乘车。为此,赵老师决定中午吃完饭,休息半小时就开始干活。问同学们有什么意见,大家异口同声地说,没有!

大队部的灶台上热气腾腾,负责溜饭盒的大姨见同学们回来,问你们是哪班的?听说是六班的,她指着边上的灶台说这是五班和六班的饭盒,你们别拿错了。她打开了笼屉盖,同学们呼拉一下围上去,取自己的饭盒,找个背风的地方吃起来。

李淑清带的是蛋炒饭,满满一大饭盒,她特意多带了一些,想给成东方,但又不能明说,她看见成东方和关来福几个人在一起吃饭,想拨给成东方,但不好意思去,就对丁玉萍叨咕,我妈给我装的太多了,我吃不了,给你点吧!

不要,我也带多了,吃不了,丁玉萍嚼着饭说。

那咋整啊?吃不了就糟践了,李淑清这样说的目的,是想听丁玉萍的下文。

给男生吧,男生能吃,丁玉萍说。

给谁呀?李淑清故意问。

丁玉萍想起了中山公园那一幕,她嘿嘿笑道,给谁我帮你找去。

李淑清看着丁玉萍去找成东方,脸羞的通红。

成东方端着饭盒大大咧咧地走了过来,你找我,干哈呀?

李淑清一本正经地说:饭带多了,我吃不了,给你拨点吧!

成东方一看是他最爱吃的蛋炒饭,眼睛立刻放出了垂涎之光,真吃不了啊,那我不客气了!

李淑清白了他一眼,用匙往成东方的饭盒里拨饭,还把大块的鸡蛋扒拉到他的饭盒里,李淑清抬起头眨了成东方一眼,那一眨很有女人味,柔情似水,一个怀春女孩对钟爱男孩的关心体贴都在那一瞬间里表露了。从香肠到炒饭,成东方已经感受到李淑清的秋波与爱意,其实从去年帮李淑清运秋菜起,成东方对李淑清的好感就渐渐升华为一种朦胧的爱,只是还不清晰,还不明确而已,但经历了这两件事,他俩已经心照不宣了。唯一洞悉秘密的也只有丁玉萍,但她是非常可信任的同学,一定会为他俩守口如瓶的。

六班同学快吃完饭的时候,五班同学才回来,大家到灶台的笼屉里取饭盒,同学们陆续找到自己的饭盒去吃饭了。王雅婷看着笼屉里还剩下的一个饭盒,看着像是自己的,但打开一看却不是,她带的是大米饭炒鸡蛋,是母亲早晨起来忍着身体的不适给女儿做的饭,但剩下那个饭盒里装的是二米饭炒土豆丝。王雅婷这才意识到是有人拿错了饭盒,她拿着饭盒到五班同学中询问,大家都摇摇头,说没拿错。真是奇了怪了,饭盒怎么会不翼而飞,难道见鬼了?

喂,雅婷,会不会是六班同学拿错了?李德龙关切地问。

对呀,指定是六班同学,李德龙这一问,使王雅婷恍然大悟。

走,上六班问问去!李德龙放下手里的饭盒,欲与王雅婷去六班查对。

你吃完饭再去吧!要不饭凉了,王雅婷说。

现在去都晚了,六班回来的早,没准吃完了呢,快走吧!李德龙拉起王雅婷就奔六班而去。

到了六班那边,李德龙大声喊:喂,哪位同学拿错饭盒了?我班王雅婷带的是大米饭炒鸡蛋,剩下的这个饭盒里是二米饭炒土豆丝。

听到李德龙的喊声,六班同学面面相觑,纷纷猜测是谁拿错了饭盒。

李德龙看没人回应,又说道:请吃大米饭炒鸡蛋的同学出来辨认一下,看看是不是拿错了。

六班的张玉洁、董艳丽、王学成、李政和拿着自己的饭盒走了出来,王雅婷一眼就看见李政和手里的饭盒像是自己的,那是一个八成新的氧化铝中饭盒,王雅走上前仔细一看正是母亲上班带的饭盒,你吃的是大米饭炒鸡蛋不?王雅婷问李政和。

是啊,我没拿错啊,这是俺家的饭盒,李政和真不知道自己拿错了。

王雅婷一把抢下李政和手里的饭盒,把饭盒底朝上,你看看上面写的什么?

李政和凑近一看,上面歪歪扭扭地划着王雅婷三个字。

哎呀,真拿错了,不好意思,李政和连忙道歉。

看着空空的饭盒,李德龙气不打一处来,你可真行,自己家的饭盒不认识啊?

我真不是故意的,李政和解释着,拿过王雅婷手上的那只饭盒对比了一下,从饭盒盖上看简直是太像了。你看,这两个饭盒太像了,不然我不能拿错。

李德龙看了一下,两个饭盒盖就像双胞胎一样,李德龙相信李政和不是有意的,炒鸡蛋你给造了,人家还没吃饭呢,咋办啊?

围上来许多看热闹的同学,李政和无地自容,那,那吃我的吧!

你带的啥啊,吃你的,再说你有病没病啊?李德龙话里带着一股气,王雅婷拉了他一把,寻思算了,自认倒霉吧。

不吃我的,你说咋办?李政和有点死猪不怕开水烫了。

这是你的饭盒你拿着,咱肯定不吃,那样吧,你给买个面包吧!李德龙提出了要求。

这地方哪有卖面包呀,再说我也没带钱和粮票啊!那时的农村真没有小卖部、食杂店,想买面包得去供销社。

你想咋地,想耍臭无赖呀?李德龙上前一步,逼近李政和。

不是,我说的是实话,谁耍无赖了?李政和听李德龙说自己无赖,心里顿生反感。

这时站在旁边静观势态发展的武鹏飞挤进来打圆场,他拍了李德龙肩膀一下,德龙啊,他不是故意拿错的,那样李政和你明天把面包钱带来赔人家,这事就放下吧,好不好?

这不是钱和粮票的事,中午没吃饭,下午怎么干活呀?饿着肚子能干活吗?李德龙对武鹏飞说。

德龙,看在咱们都是运动员的份上,给我个面子,高抬贵手放一码,成吗?

武鹏飞话说到这个份上,李德龙不再好说什么了,挥了挥手,行了,算了。

看王雅婷和李德龙去找饭盒一直没回来,朱丽莎也赶了过来,问明了原委,对王雅婷说,雅婷,饿不着你,我那儿还有饼干呢!

他们仨儿回到五班同学当中,大家听说六班李政和拿错饭盒吃错饭,感到既可气又可笑。朱丽莎从挎包里掏出动物饼干,给了王雅婷,王雅婷就着水吃了起来。

中午12点半,赵老师就把在太阳底下打盹儿的同学们招呼起来,排队后来到那片白菜地,同学们一鼓作气,用了两个小时把剩下的白菜全部割下,运送到田间地头。胜利在望,大家心情喜悦,正等待回家的时候,赵老师却说,我刚才看了一下五班,他们还有三分之一的任务没有完成,我们是一个学校的,五班又是我们的邻居,大家要有集体观念,发扬团结协作的精神,再辛苦一小时,帮助五班把地里的活干完,一起回市里,同学们,这样做行不行?能不能再坚持一下?谁能说不行呢,谁又会说不能呢!

六班自告奋勇地帮助五班,也给了五班同学以激励,一百多名学生在两位老师的带领下,三下五除二,不到一小时就把剩下的菜全部收割,运送到田埂上。

太阳落山了,夕阳通红通红的向西坠去。同学们列队向三台子电车站走去。劳累了一天的他们腰酸腿乏,脚步有些沉重,胳膊也挥不起来了。

在三台子电车站,荣老师召集五班班开了个临时短会,要求每名班回去后走访今天没来参加劳动的同学,让他们必须参加明天的劳动。赵老师带领六班同学帮忙固然是好意,但荣老师觉得自己很没面子,她想依靠自己班的力量完成好这次三秋会战的任务。人啊,常说不蒸包子争口气,但包子好蒸气难争啊!

次日一早,天空有些阴暗,乌云笼罩着大地,空气有些潮湿。赵老师感到天气有些反常,随时都可能变天。在布置当天任务时,他对同学们说:昨天同学们干了一天活,一定挺累的,今天任务还是收割4亩地的白菜,他抬头望了望阴云密布的天空,颇有担心的说,今天很有可能变天,天气预报说有雨夹雪,地里的活儿,我们要往前抢,上午要是能干完,中午吃完饭就回家。今天咱们不用帮五班了,五班昨天没来的同学,昨天晚上班去找了。希望同学们在保证安全的前提下,尽最大努力早点把这些活儿抢下来。

这个上午真是一场比体能、比意志、比干劲的较量,男生们生龙活虎,奋勇当先,人人不甘落后,上厕所都就地解决了;女生们也是竭尽全力,你追我赶,个个争先恐后,累的汗流满面。11点刚过,天空飘起了雨丝,雨不大但很凉,六班负责的4亩地基本透亮了。赵老师说:同学们,雨不是很大,大家再坚持一下,一鼓作气把剩下的这点活儿干完,好不好?”大家齐声喊道:好!”每个人都拿出了十二分的力气,男生割完了菜,又帮着女生搬运,没到12点地里的白菜全部运到了地头。六班的同学凯旋归来,他们到灶台取了饭盒,有的饭也没吃直接走了,个别饿了的同学填饱了肚子才回家。

看到下雨了,五班同学撒丫子跑回了大队部,高志杰、张玉静等几位班想把大家留下再干一会儿,但没人听他们的喊叫,同学们都不把荣老师放在眼里了,班说话更没力度了。荣老师回来后,给大家开了会。你们看看自己,都成什么样了,啊?天是下雨了,但六班同学能冒着雨干活,俺们五班就不能干,我还没说话呢,你们就自己给自己雨休了,成何体统,你们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老师?六班一上午就把白菜抢收完了,再看看我们,还不到一半,软磨硬泡,藏奸耍滑,出工不出力,你们泡谁呢?你们在泡你们自己,地里的菜不收完,谁也不能回家,下点雨就不能克服了,就是下雪也得干完。吃完饭早点干活,哪个小组先干完就可以先走,干不完的我陪着你们干。

荣老师干完先走的政策对五班同学还是起了很大的作用。吃完饭,同学们主动要求早点开工,12点半他们就来到了地里抢收白菜。下午风向变了,西南风变成了西北风,风刮的飕飕的,一会儿雨丝变成了雪花,起初那雪花还很小,一袋烟的功夫雪花又大又密地下了起来,天空更昏暗了,抬头仰望天空,雪花似鹅毛般从天而降,纷纷扬扬,顷刻之间,地上的万物就有些花白了,风也大了许多,气温猛然下降了好几度。雪花落在同学们潮湿的衣服上融化了,女同学的刘海上围巾上挂满了晶莹的雪花,手套也湿透了,冰凉冰凉的。雨后的田地泥泞不堪,走起路来非常吃力,这无疑加重了女同学搬运白菜的负担,她们迎着风雪,抱着白菜,深一脚浅一脚的走在泥泞的地里。

荣老师看见第四小组进度慢,就赶了过来,和女同学们一起搬运白菜,她的行动带动了几位女生,积攒的白菜很快运到了地头。但割菜的男生却跟不上趟了,荣老师看在眼里,急在心上,她拿起一把镰刀去割菜,也许是着急,也许是不熟练,荣老师右手用镰刀割,左手扶白菜,猛一使劲,右手一滑,镰刀触到了扶菜的左手,食指中指无名指划了一道口子,鲜血滴了下来,滴在白菜上,把那棵白菜都染红了。

荣老师蹲在地上,用右手捂着伤口,朱丽莎、王雅婷、赫秀茹、李海燕等女生跑了过来,看到荣老师手了,有的掏出手纸,有的掏出手绢,荣老师接过赫秀茹的手纸,把右手擦干净,从兜里掏出手绢,裹住左手手指。 荣老师站了起来,没事,大家去干活吧,注意安全。荣老师,铁器伤的手,得打破伤风针,您快去医院吧!王雅婷说。荣老师苦笑道:回去再打,来得及。

荣老师手划破的很快传到了其他三个小组,人心都是肉长的,好些同学受到了触动,他们默默地加快了进度。李德龙、石国柱、刘宝贵、郭宝华等在割完自己组的菜后,主动来到第四小组帮忙,受到了荣老师的表扬。

雪还在下,天渐渐暗了下来,五班终于完成了4亩地的割菜运菜任务,他们仨一群俩一伙的向车站走去。

风雪中,荣老师孤身一人深一脚浅一脚地走进了三台子附近的一家医院。

小说纯属虚构 请勿对号入座。

延伸 · 推荐

长在红旗下25 期末考试烽烟起 五班六班暗比拼

1972年最后一天,方文友吃过晚饭,写了一篇日记,对1972年做了小结。他在日记中写道:1972年是我上中学的第一年,再过几个小时,充满希望的1973年就要来了。在这辞旧迎新之际,回顾总结过去一年的学...

长在红旗下32 六班开会批早恋 五班团员又难产

五四青年节,学年要发展第三批团员,校团委让各班主任报下名单,为外调政审做准备。赵老师想争取三个名额,把于得水、武鹏飞、刘凤珍一起发展了,但校团委书记唐老师不同意,坚持给两个名额,赵老师考虑再三,决定先...

.special_tag_wrap{clear:both;padding-top:40px;} .special_tag{padding:0 0 23px;border-top:1px solid #ddd;border-bottom:1px solid #ddd;} .special_tag a,.special_tag a:visited{color:#0f6b99;text-decoration:underline;} .special_tag_ttl{position:relative;top:-12px;float:left;padding:0 10px 0 0;background:#fff;font:18px/20px 微软雅黑;} .special_tag_cnt{clear:both;color:#888;font:16px/30px 微软雅黑;} .special_tag_tj .special_tag_ttl{color:#f33;} .special_tag_bk .special_tag_ttl{color:#1d87e4;} .special_tag_bj .special_tag_ttl{color:#96369f;} .special_tag_hg .special_tag_ttl{color:#f68b2d;} .special_tag_gd .special_tag_ttl{color:#09aa46;} 小儿咳嗽有痰有哪种专用药呢
希爱力效果怎么样
北京丰益医院刘仍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