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民留学
当前位置: 主页 >> 移民留学

沙漠圣贤 第五十六苏拉 合作和战斗

作者:  来源:  日期:2020年02月23日

沙漠圣贤 第五十六苏拉 合作和战斗

一段插曲。

“这件头饰,送给你美艳的同伴。”仆人将一件华贵的金质饰品送上,而接受礼物的人连看都没看一样,就挥手吩咐他自己的仆人将礼物收下去。

“我很震惊,不得不説,我从没想过你还敢跟我见面。”科温帕夏对自己同母异父的兄弟説道。他今天穿着一件白色的袍子,前襟敞开,露出健硕的胸膛上缘。他的腰上系着用祖母绿,月长石和盗贼之石装饰的系带。几个银质的卷轴筒挂在系带上,上面有双蛇,跳羚,毛驼和商人的纹饰,精美繁复。不管走到什么地方,科温王子随时都带着好多珍贵的法术卷轴——其中不乏传奇法术,以应对各种情况。

在他的身边是拉伊娜,尼本耐城出逃的公主,自封的吟游诗人和舞者。她的袍子是一种很透的浅蓝色的,但是有很多层。她的手腕和脚腕上都带着附魔的护身道具,用黄金,铂金和耀石制成,不知道支付了多少生命力才恒定。另外虽然看不到,但她那蓝色头巾下的头上肯定也别着不少附魔过的xiǎo配件,一个敏感的法师能察觉那里的法术波动。

两人并没有坐在一起,拉依那坐在远一diǎn的一张垫子上,津津有味的看着拍卖会的进行。虽然科温带拉伊娜赴会,但他和她之间并没有特别亲密。坐在科温对面的是另一位男子,身材肥硕,身上的俯视比科温更为华贵。

本尼迪克特帕夏的着装比科温更为华贵,精美的刺绣,豪华流动的丝绸,摇摆的缨子,复杂的头饰以金银亮片装饰,袍角以皮毛镶边。皮革制的宽腰带上有手工绣出来的金丝纹路,描绘的是一行字——阿塔斯书面语写出来和流水的纹路差不多,所以那行字看起来也像是流水的纹路。腰带的白金叩搭上嵌满了钻石。

“那么你又一次想错了。”本尼迪克特没带自己的女眷,但他带来了另外几个兄弟姐妹。他们都是拉姆城前巫王阿贝尔拉赤莉的子嗣,巫王封他们为帕夏,这个头衔在埃米尔和贝伊之上,最为尊贵。“你总是猜想我会怎么做,却总是一错再错。你就没考虑过自己为什么总是犯错吗?”

“因为我低估了你的下限?”科温帕夏嘲弄对方,然后拿起自己面前的清水一饮而尽。

“因为你为自己创造出了一个假想中的敌人,那就是我。你活在自己兄长的阴影下。”较为年长的王子説道,同时看着科温,看他作何反应。

自从拉姆城在巫王阿贝尔拉赤莉和大心灵术士傀儡师的战斗中被破坏后,它就再也没有恢复往日的荣光。提尔的军队一度控制这一地区,但泰西安国王和第一因教徒之间的对立又让这一地区再次易主。当提尔的第一因信徒迁往尤里克的时候,拉姆城的王子们也开始试图重建这座被破坏的城市。

和老时候一样,埃里克王子在重建中的拉姆城举办了一次魔法物品的拍卖会。贵族和商业世家们往往会借助这个机会买入珍贵的装备,再用这些装备出借笼络出色的冒险者。

此刻,埃里克王子就坐在离科温和本尼迪克特不远的地方。虽然他的眼睛落在正在进行的拍卖中,但他无疑正努力倾听着科温和本尼迪克特之间的对话,只是做出毫不在意的样子罢了。

“看起来我还低估了你自恋的程度。”科温耸耸肩,没有动手。本尼迪克特帕夏是阿塔斯沙漠里除了巫王马利克以外最富有的人,又喜欢收买佣兵和杀手。虽然他本人不怎么厉害,但和他为敌就是和沙漠里所有能被金钱收买的败类为敌。

“而我高估了你的理智。”本尼迪克特説道。“不过算了,今天我约你见面,不是为了争吵的。”

“算你明智,要论争吵,你可是吵不过我的。我可是个作家。”科温淡淡一笑,拿起块馕往自己嘴里送。

“作家?”

“当然,我写担保书的,不是吗?”科温哈哈一笑。和组织拍卖会的埃里克王子不同,科温赚钱的方式给那些沙漠里的商队头人们写担保书,而后者就给他交一笔钱。如果他们被沙匪抓了的话,科温会替他们付赎金——或者给他们的家属付抚恤金,如果他们不xiǎo心挂了的话。另外,科温还会放贷生财。

“非常好笑,科温,我不知道你还有这种幽默感。”本尼迪克特,拉姆的王子和帕夏説道。“不过我看,你自称赌徒更加合适,你和那些商人们对赌。不过和一般的赌局不同,那些商人们都希望自己输。你靠别人恐惧牟利。”

“彼此彼此,我的兄弟。”科温,巫王阿贝尔拉赤莉的另一位儿子和帕夏对自己的兄长説道。“你也是同样的赌徒罢了,你四处借钱,然后把借来的钱用在投资你那些风险巨大的商业冒险上。当然,你用巧妙的措辞掩盖了自己的行为。那些借钱给你的人以为自己只是把自己的钱安全的保存在了金库里,还有利息拿。”

“我更乐意自称为慈善家。”本尼迪克特矢口否认。“有赢有输才叫赌博,我的投资却从不失败。所以等于是我无偿给大家钱。”

“把你叫做晚餐,你就会自己跳到火炉里去吗?得了吧,本尼迪克特,你管自己叫什么都成,改变不了你究竟是什么。”科温説道,脸上的表情像是。“我知道你约我会面,肯定是事要商量。但我却在来之前就打定主意不和你合作,坦白説,我就是来嘲讽你的。”

本尼迪克特没有立刻回答,场面冷清了下来,先前的火药味消散了一些。这时,可以清楚的听到拍卖会的主持者大声报出了成交的口号。

一名贵族买下了一份赝品魔法项链,当然那其实是真货,只不过来历不太正当而已。用赝品的名义买下了,可以避免道义上的指责,一旦正主找上来了也可以推辞。埃里克王子经常搞这些真品充赝品,或者利用拍卖会洗钱的把戏。只有那些愣头青冒险者才把拍卖会看的那么单纯,所以他们总是吃亏上当。

“为什么不合作呢?”本尼迪克特用两根手指敲敲自己面前的桌子。“这座城市——或者説它的废墟吧,可以是你的,我不和你争。你不是一直想取代母亲的地位么,现在机会来了。拒绝我,恐怕你就只能在梦里统治拉姆了。”

“那我宁可长梦不醒。”科温説道,“也不愿和你合作……説到底,你凭什么以为我竟然会合你合作呢?在长达数百年的互相敌对之后?”

“又一次的,你找错了敌人。”本尼迪克特举起自己面前的水杯,慢慢吞咽夜影之水以掩饰自己脸上的表情。“你我现在并非敌人,莫非你忘了我已经皈依了第一因的指引。而信士之间不得争斗。”

“你也许宣称自己皈依了第一因,”科温指出。“但除了动动嘴皮子,你没有任何变化,骨子里你还是那个混蛋。”

“我可不仅仅是动动嘴皮子而已,你看我还把有穆哈迪名字的祷词绣在腰带上了。”本尼迪克特反驳,虽然语气里他自己也不拿这当回事。

“你把名字文在自己屁股上我也管不着。”科温揶揄。“不过我觉得穆哈迪本人肯定不喜欢自己的名字落在你的大屁股上。”

“所以你是觉得没有我的帮助,你也可以控制劫后重生的拉姆城喽?”年长的王子问道,似乎在期待科温的回答。

“当然。”科温毫不犹豫的説。“除了我还能有谁?几个兄弟当中,埃里克无心政治,布拉德色厉内荏,朱利安和其他弟弟们则太xiǎo了。而你,我的哥哥,你除了是个混蛋,没有别的品质适合当一位统治者。至于妹妹们么,伊芙琳没有势力,别的人就更不用説了。”

“迪尔德丽。”本尼迪克特简单的吐出了一个科温漏掉的名字。

“不可能,迪尔德丽,她已经……”科温的瞳孔骤然缩xiǎo。

“死了?”本尼迪克特説,“不,显然没有。我的好妹妹可没这么容易死。这diǎn你自己也清楚,她当拉姆席圣堂武士的那段时间,我知道你想了不少法子要弄死她,最后都没成功。”

“可我知道她作为交易的代价,被巫王马利克送给了一个叫法赫德的精灵。”科温一脸难以置信的神色。“她不是嫁给那个精灵了么?”

“嫁人了又不是等于她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本尼迪克特又抿了一口夜影之水。“事实上,这也许反而增加了她的优势。你口中的那个精灵法赫德,来自天蝎部落,和穆哈迪的女人是兄弟,好好想想这意味着什么吧。”

“这什么都不意味。”科温的表情好像凝固住了一样。“都是你的猜测。”

“继续自己安慰自己,等到迪尔德丽肚子里的孩子出生了,我倒要看看你会怎么做。”

“她怀孕了?!”科温这下似乎真的重视起来了。

“没错,这个孩子会是巫王的后裔,也算是穆哈迪的姻亲。你觉得他和你,谁对拉姆的宣称权有更多人支持?”

科温沉默了很长时间,再次开口时,他语气中的敌意似乎减退了不少。

“其他几个弟弟呢?他们都站在你那一边了吗?”

“没错。”本尼迪克特回答。“所以我对你的支持就是我们全体对你的支持。”

“假设,”科温想了一想,停顿片刻后説道。“我是説假设——我和你合作,你需要我做些什么?”

“做你最擅长做的,赚钱。”本尼迪克特重回微笑。

“解释一下!”

“我想你一定已经听説了最近的重大现了吧,穆哈迪的追随者们和巫王马利克现了一个新的世界。他们正打算征服那里,为这个濒死世界上的人们找一个迁徙的方向。”

科温diǎndiǎn头,但是没説话。

“我是个纯粹的商人,战争和刀剑之道不是我的专长。但我对这个现很感兴趣,特别是当我听説还有许多别的世界,而且魔法船可以让我们来往于诸世界之间的时候。”本尼迪克特説道。

“説重diǎn。”科温挑起眉毛,表露出自己的不耐烦。“我是个法师,我早就知道多元宇宙和诸世界,以及魔法船的知识。”

“你早就知道其他的世界存在,你却没想到这其中蕴含的巨大商机。可见你对商业的理解还大有欠缺。”本尼迪克特説道。“我的探子回报给我説,他们已经现了好几个世界,都有文明和国家,可以通过魔法船来往——就是太远了diǎn,不适合大规模移民。”

“你想和这些世界做生意?”科温眉头紧皱。“这可真是个烂diǎn子,简直是浪费我的时间。先多元宇宙里有些位面商人,这不假,可他们也都説不上多富裕。魔法船旅行没你想象的那么便利,要消耗生命力,越长的航线消耗的就越惊人。除此以外还要提防吉斯洋基海盗。一两艘船也就罢了,数目一多肯定出事。数目太少的话,还不如普通商队的贸易量。”

“谁説我要和他们做生意了?”本尼迪克特爆出一阵大笑。“再给你diǎn提示了,我的人惊奇的现,在其中一个世界,那里的人们使用金币银币和铜币进行交易。而且他们那里,一金币兑换一百银币,而一银币兑换一百铜币。”

“等等!”科温好像突然注意到了什么。“你説他们的贵金属兑换比例是固定的?”

“你也注意到了其中的商机了?”本尼迪克特説道。“没错,他们金融系统就是这样的,汇率固定的贵金属货币,你知道我们该怎么做了吧?”

“忽略沙漠里诸城邦铸币之间的成色不同,阿塔斯上黄金和白银的兑换比例大约在一比八十到一比一百二十之间波动。”科温闭上眼睛,然后睁开,説道。“以目前的市价,我们从阿塔斯带十万塔伦特的银子过去,以一金币兑一百银币的比例,能在那里换到一千塔伦特的黄金。”

“然后把这些黄金带回阿塔斯,我们就能换回十二万塔伦特银子,一来一回,我们净赚百分之二十。”本尼迪克特接着把科温的话説完。“而且这不是普通的商品贸易,金银不会腐烂变质,对时间的要求没那么高。而且占的体积xiǎo,一艘魔法船就够了。”

“而如果阿塔斯的金价跌倒一比八十左右的时候,我们又可以用金子换回银子来,再次赚取差价。”科温diǎndiǎn头。

“比这更好,我们甚至不需要用阿塔斯的金银去赚差价。记得我説过,我的人现了好几个世界了吗?有一个世界,金银汇率的差异甚至大到了一金龙兑换二百一十银鹿……我们利用这几个世界之间的贵金属汇率差就能财了。”年长一些的王子説道。“这是我明的新式商业手法,我已冒昧决定将它命名为对冲套利交易。”

本尼迪克特接着説,“不过呢,要想用这种法子赚钱。先得要有一笔足够大本金,最好还要有个强力的法师,帮我们操纵魔法船,以及对付吉斯洋基海盗……而你两者皆是,不是吗?”

“作家和慈善家的联合?”科温端起自己面前的水杯,一饮而尽,露出一种难以捉摸的表情,似笑非笑。“好的,算我一个,暂时。”

“至于我们联手组建的这个机构,就叫它铁基金。”

----------------------------------------------------------------------------------------------------------------------

巫王,大魔鬼,再加上有色龙种的神,这是一个强大到让人窒息的阵容。更别提那个魔鬼随时可以召唤来更多的巴特兹帮手,在钢铁之城迪斯,魔鬼的数量无穷无尽。

所以莎蒂丽必须战决。

大魔鬼歌革先出手,它手中的黄金权杖一个挥舞,就让面前融化状态的铁水掀起一道波浪,向前疾涌过来。它身上散出的恐惧灵气,弥漫到了好几个街区之外。那些等级较低的巴特兹魔鬼,都在威压之下瑟瑟抖,惧怖不已。

万色返空龙提亚马特巨大的躯体,让她在迪斯这座钢铁之城中行动不便。但她的五颗头颅,让她可以同时对五个方向动毁灭性的打击。就在珊瑚女巫将自己从原地传送走的片刻以后,白色的那颗龙头喷射出的寒冰将她原本站立的地方化作极寒酷境。连原本原本炙热融化的铁水都被冻结。

蓝色的龙头碰出的是闪电,明亮有如死亡。被强大的电流集中后,电流顺着钢铁的高塔黄铜的街道向四面八方传导,将围观的巴特兹驱赶向更远的地方。红色龙头喷吐而出的火焰,一次能将一座数千尺高的金属高塔融化。

很少有人见过一座xiǎo山般大xiǎo的金属尖塔被融化后的样子,更少有人能活着向外人描述这一情景。迪斯城里那一座座高耸入云,dǐng天立地的金属高塔在龙后的喷吐下像融化的蜡烛一样液化,然后炽热的液态金属像洪水一样沿着街道和xiǎo巷四处蔓延。四处逃生的巴特兹们像受惊的乌鸦一样成群飞起。

绿色和黑色的龙头碰出的是酸液和毒气,但是它们无一能够攻击的到不断传送着自己的珊瑚女巫。大魔鬼歌革使用自己的类法术能力不断传送追击,但总是慢了莎蒂丽半步。它的黄金权杖除了摧毁了不少建筑和公物意外,没有收到任何结果。

巫王尼本耐没有动,只是站在原地看着珊瑚女巫的反击。“嗯,以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来説。你能学会这么多法术真是匪夷所思,难道你一出生就开始学习魔法了吗?”

莎蒂丽在不断闪现的间隙之中抽空反击,她的法术给这座巨大无比的城市又留下一道又一道深深的伤痕。位面本身仿佛都被这大规模的毁灭和破坏所唤醒,不断颤抖,一波又一波无形的压力向珊瑚女巫袭来。

她的法术大多数被尼本耐反制,只有十分之一正常生效,大多数击中了体型巨大的万色返空龙,只有百分之一错过了目标,打在城市中错乱的钢铁建筑上。但仅仅是这百分之一的法术,已经让城市的这一部分变得千疮百孔,融化的街区和楼阁越来越多,直到整个战场都化为熔炉。

大魔鬼歌革利用传送的类法术能力始终咬着她不放,双方都在疯狂的刷新自己的防护法术,同时破解对方的防护法术。巴特兹的那柄黄金权杖似乎自带接触魔法的功能,但是莎蒂丽的法术能力要远远过对方。

珊瑚女巫的身影从一座黄铜要塞的dǐng端消失,随后又在一座尖塔dǐng端出现。几乎是在她离开的瞬间,提亚马特的毁灭之炎就将其彻底毁灭。

大魔鬼歌革在莎蒂丽之后片刻出现在尖塔dǐng端,权杖横扫,正中莎蒂丽的纤腰。后者的身形晃了一晃,然后消失了。

又是一个镜像,歌革没有迟疑,收回权杖向后一扫。隐身中的珊瑚女巫本体不得不放弃偷袭的尝试,后退到了安全的地方。歌革没有半diǎn停顿,立刻抢身攻上,黄金权杖重重的砸在女法师先前站立的地方。金属地板在这一重击之下红融化,很快整个塔尖就变得不能再次立足。

莎蒂丽退无可退,从塔尖跃下。大魔鬼歌革紧追其后,纵身一跃,权杖的尖端射出耀眼的光芒,直指在它下方的珊瑚女巫。它飞跃的度之快,在体表产生了越音引的音爆。

更远一diǎn的地方,隆隆的脚步声和地震一样的脉动,揭示着万色返空龙的接近。五道不同的喷涂笼罩了巨塔的根基,制造出了一个难以躲避的死亡陷阱。

莎蒂丽施法暂停时间,传送到另一个塔尖上。然后用自己的法术在位面本体上撕开了两个深深的伤口,一个通向负能量位面,汹涌的有害能量从中喷涌而出,将大魔鬼歌革笼罩。另一个伤口撕开了天空,当时间再次开始流动的时候,星陨如雨。

提亚马特的两只龙抬头仰望流星雨,一只龙头对着莎蒂丽再次出现的方向喷射强酸,另外两颗头颅则念诵奥秘晦涩的龙语施展起法术来。

强酸没法破开珊瑚女巫的防护法术,无形的斥力将它们排斥在离莎蒂丽十五腕尺直径的球形空间之外。被排斥开的强酸向一道瀑布一样从尖塔dǐng端飞流直下,所到之处万物腐蚀。

时间感觉似乎过了很久,但这离双方开始动手不过十几次心跳的时间罢了。虽然提亚马特和大魔鬼歌革主导着攻击,但莎蒂丽大部分的精力都放在了还没有真正出手的巫王尼本耐身上了,他才是最危险的那个敌人,她十分清楚这一diǎn。

莎蒂丽瞬两个创奇法术,两朵巨大的蘑菇云在她身后绽放。冲击波掀起的狂风受到迪斯城高大金属建筑峡谷效应的影响,形成数十股龙卷风,四处蔓延。希望这能阻挡住提亚马特和那个巴特兹一会儿,莎蒂丽心中暗自期冀。

她传送自己,想要突袭巫王尼本耐。

巫王还站在原地,那个下沉剧场出口的地方。看到敌人像向自己接近,他倒是有些不慌不忙。还没等莎蒂丽施法,尼本耐就开始准备一个异常复杂的反制法术,正好足以克制她的法术,还能趁机展开凌厉无比的反击。

“你的反抗无法推迟不可避免的结局。”尼本耐游刃有余的説道,举手投足间带着王者的优雅。“而且我可不是在虚张声势。”

大魔鬼歌革从爆炸中传送出来,手中的权杖舞的像旋风一样。莎蒂丽再次利用传送逃过它的追击,闪现到了尼本耐身后,只在原地留下一个淡淡的残影。

“你不可能总是能成功的猜测我要施展的法术,然后提前采取反制。”

“你不记得了。”尼本耐看着珊瑚女巫不断消失,又从另一个地方出现,同时倾泻出暴风般的法术攻击説道。

“不记得什么了。”提亚马特——万色返空龙穿过爆炸的浓烟再次出现,融化的钢铁和青铜裹在她身上,让她此刻看上去倒有些像是一只金属龙。但没有金属龙有她这样庞大壮丽的体型,也没有金属龙有她一半的威仪和尊严。

“不记得我没能裆下你的法术的情况。在另一个现在,你的法术伤到了我。”尼本耐耸耸肩,好像谈论的不是什么了不起的魔法奇迹一样。“于是我改变了历史,抹掉了记忆,所以现在——”

“这不可能!我刚觉到时间线没有变动。”

“又一次的,你的感觉背叛了你自己。”巫王尼本耐,太初术士最擅长幻术系法术的徒弟説道。然后施展了一个法术,制造出了一个纯黑的球体,在它消失之前,几乎半个街区都被它吸了进去,好像那是什么无底洞一样。

这个法术没能伤害到珊瑚女巫,但在后者心中引起的震撼是难以言喻的。这是她自己明的法术,从未向任何人传授过,也从未在任何人前施展过。刚才她原本想在驱散了尼本耐的防护法术后用这个法术追击的。

“在另一个现实中,我记住了你的施法手势和咒语。”尼本耐説,有些不好意思的耸耸肩。“如果以后有机会的话,我会为这不光彩的剽窃行为道歉。”

如果不是战斗分散了她的注意力,莎蒂丽将会更为震惊。“你是幻术系的大师,操纵时间的魔法并非你所长!”她凭空造出一道护盾挡住提亚马特蓝色龙头喷射出来的粗大闪电,用另一个法术偏转开毁灭之炎和龙后施展的奥妙法术,在酸液和毒气加身之前成功传送逃了开来。

地面上,酸液汇成了湖,沿着迪斯城错综复杂的地下通道一层层倒灌到这座钢铁之城的地下和地下的地下。气流从地下通道里被挤出,出汽笛一样的凄厉声音。

“时间,xiǎo姑娘,就是幻觉。”尼本耐説道,依然站在原地,仿佛一切尽在掌握。“参考系可以扭曲它,观察者可以改变它。当你可以像我一样观察多元宇宙的时候,时间的流动实际上是不存在的,它只是我们对现实的近似的了解。感知的时间流动,只是我们对实际的非常近似的认识。时间是我们无知的结果。”

“这不可能!”莎蒂丽一边集中精力攻击龙后,试图找出五颗龙头里哪一课占据主导地位,一边对巫王喊道。

“那就自己感受一下吧。”巫王尼本耐説道,开始施展一个非常长,非常复杂的咒语。他的声音时而高亢激昂,时而低沉神秘。当他颂咒的时候,世界仿佛一个xiǎo心翼翼的旁观者,惴惴不安的等待着自己的命运。一道鼻血从尼本耐的鼻孔中留下来,他开始用自己的生命力支付法术的代价了。

珊瑚女巫试图用自己所知的最强力的法术攻击巫王,打断他的咒语,但大魔鬼歌革挡住了她。它的猛攻让莎蒂丽不得不抽身自保。

法术完成了,结果好像什么也没有生。

莎蒂丽眨眨眼,自己站在一座金属要塞的dǐng上。一名巴特兹魔鬼站在自己面前,虎视眈眈。传説中万色返空龙盘旋在头dǐng,无形的威压如水银泻地,倾泻而下。

生什么了?珊瑚女巫一阵疑惑,然后她注意到了自己的脖子上多了一条项链,一条镶嵌翡翠的锻银项链。她记得这是父亲送给自己的礼物,就在自己命名日的两天之前,她想。那是两年之前的事情,当时尼本耐已经很忙,因为研究法术的原因一年都未必露面一次。但他还是抽空在命名日那一天陪伴了自己。

“现在你感受到了吧?”巫王尼本耐用右手手背擦了擦自己的鼻血,説道。他示意大魔鬼歌革的龙后不要攻击。

“什么?”

“我动了手脚。”巫王説道。

“你动了手脚?”提亚马特——龙后,也称万色返空龙——和大魔鬼歌革异口同声的説道。“我们为什么在这里浪费时间?这个女孩不是你的女儿么?我们快diǎn联手去找你提到的那个敌人——你过去的老师。”

莎蒂丽摇摇头,她努力回想,但记忆模糊不堪。即便她再努力,终究还是想不起来。她想,是在另一个时空。在过去。除了这个,她想不起其他的。记忆到此为止。她心想,我是太阳法师,有些事情世上唯有她能办到。既然如此,她为什么不和自己的父亲一起联手对付太初术士呢?一定有哪儿不对劲。

“为什么我们还待在这里不动?”龙后的口气中流露出明显的不耐烦。

“现在你该感受到了。”尼本耐根本不去理会提亚马特的询问,径自对珊瑚女巫説道,好像万色返空龙对他而言与仆役无异。“我的幻术魔法可不是修改记忆,制造幻觉这么简单。我的法术真的能扭曲时间,修改现实。唯一的缺陷是被修改后的现实态会逐渐跌落回它原本的状态。”

“另外,你现在不是我女儿了。我把这一diǎn也改回去了。”巫王説道。“不过你可以留着那个项链,作为我实力的见证。”

自己的记忆全回来了,莎蒂丽瞪大了眼睛看着巫王,由于过度的震撼一时连话都説不出来。龙后提亚马特和大魔鬼歌革望向尼本耐的眼光也变得更为复杂,畏惧的色彩更多了。

“为什么你要告诉我这些,向我展示这些?!”珊瑚女巫不解的质问道,没有再东躲西藏了——因为提亚马特和歌革也停止了攻击。

“很快你就会知道了,xiǎo姑娘。记住这一diǎn,我不是你真正的敌人,太初术士才是。”尼本耐説道,然后他一挥手,背后的下沉剧场里突然传来一阵不寻常的动静。“现在,该让剩下的演员登台表演了,不是吗?”

随着巫王的宣告,整个下沉剧场的dǐng部被掀开。厚重坚固,足有好几尺厚的精金dǐng盖在巫王的手势下就像玩具一样被无形的巨力扭曲撕扯,扔到一旁。

两名心灵术士——穆哈迪和阿伊莎,一名异界神侍——凯琳随着下沉剧场的破坏,也正式暴露在了战斗之中。

患前列腺增生后怎么办
威海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防治小儿便秘